藻礁知多少:企盼散播保育希望的工作坊

觀塘工業區除了大潭藻礁,還發現有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小燕鷗、瀕危物種紅肉ㄚ髻鮫幼鯊、小丘多彩海蛞蝓等珍稀生物。

文、圖/張源錄(台北分會編輯採訪小組志工,自然名:麋鹿)

      常有人說:「數據會說話」,你同意嗎?

      爭議多時的「觀塘工業區開發案」,因為涉及桃園大潭地區的藻礁生態,環評過程引起各方關注。中油公司提出迴避替代方案,聲稱開發面積將由原先的「232公頃」縮減至「23公頃」,於去年(2018)10月8日通過環評。

      如果只看字面,你或許會覺得「232→23」是個皆大歡喜的雙贏局面,但事實卻非如此。對於站在前線監督的人士來說,這只是虛有其表的數字遊戲。觀塘工業區的環評審議過程,早已偏離生態專業,環評結果出爐之日,更被多方媒體評為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為傳播真相努力的工作坊

      2018年年底,一群關注藻礁生態的荒野保護協會夥伴們籌備「藻礁工作坊」,期能培育種子講師,將藻礁的國寶級珍貴傳遞給更多人知道。活動召集人吳明珍(自然名:珍珠)表示,課程只是個開始,未來希望能將保護的種子如蒲公英般散播到社會各層面,喚醒守護的力量。

      課程講師之一的陳憲政(自然名:黑曜石),同時也是「觀塘工業區開發案」的義務律師。在課堂中,黑曜石坦然將正反雙方的論述意見展示給學員,表示只有真正去思考、釐清一切的爭點所在,未來才能說服更多人。其實,在環評過程中,「藻礁的珍貴性」毋庸置疑,但真正影響審核結果的,卻是土地開發與能源產業的巨大利益。

被環評隱而不見的東西

      觀塘工業區除了大潭藻礁,還發現有一級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小燕鷗、瀕危物種紅肉ㄚ髻鮫幼鯊、小丘多彩海蛞蝓等珍稀生物。在環保團體與學界人士的監督下,中油公司不得不提出迴避方案。這個方案是將原先在海岸架設的天然氣接收站設備,移到外海,所以中油公司認為,藻礁的影響區域從232公頃大幅縮減到23公頃。

      然而,這個數字並沒有反應出事實,甚至將兩個明顯存在的漏洞隱而不談:
(1) 刻意隱而不談的847公頃工業港面積
(2) 迴避方案並未實質上減少生態衝擊

如同兒戲的迴避方案

      黑曜石表示,真正讓人痛心的是,在環評過程中,完全看不出中油公司對於「藻礁」的重視性。所謂迴避替代方案,多是紙上談兵、罔顧可行性。藻礁生長不易、20年約只能長1公分,大潭地區的藻礁乃是7500年形成的奇蹟,中油公司卻隨口開出口頭支票,認為「異地復育」即可。而對於開發地區中的二級保育類動物「小燕鷗」,中油公司則表示會將鄰近之另一塊區域劃為小燕鷗的育雛地。殊不知,鳥類的育雛位置,豈是人為能輕易影響?而又有何種生物,能在喧囂塵上的工地旁安心育雛?

      其實,在環評過程中,環評委員早已建議台北港是更適合的區域,甚至已由第三方單位評估可行性。然而,中油公司在這塊土地上已投入20億元,也因此有著絕不可退的壓力。事實上,多年前,觀塘工業區這塊地最初是由陳由豪的東鼎公司買下,但在標案時卻敗給中油公司,諷刺的是,當年中油公司競標時,聲稱觀塘區域不適合興建天然氣接收站,對比如今中油公司改口宣稱「觀塘是唯一可行之地點」的說詞,令人不勝唏噓。

危急存亡,需要你的關注

      雖然觀塘區域有著眾多珍稀物種,且學者專家亦指出其地理條件根本不適合興建天然氣接收站,然而,在政府上層確立方向、環評大會中官派委員佔相對強勢下,「觀塘工業區開發案」終究闖關成功。雖然義務律師團已根據訴願法,要求行政院及開發單位立即停止執行本案,但觀塘工業區的藻礁命運,仍須更多人關注,財團與政府方可能因監督壓力,正視當地的生態保育。

「數據會說話」,但如果被錯誤解讀,造成的負面影響也將更難以根除。生態保存不易、破滅卻常在眨眼間,對於孕育你我長大的土地,懇請大家多花一分心思,你的一分關注,都將會是藻礁生存的一分助力。

申請免費之藻礁生態講座

附加檔案大小
p8-9_318_dan_ye__0304.pdf887.8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