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曾文溪 反對解編曾文溪水源保護區

文、圖/張讚合(荒野臺南分會環境培力組組長,自然名:河烏)

2015 年10月26日報載,立法院經濟委員會決議,玉峰攔河堰將改供工業用水,玉峰堰上游的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將朝解編的目標邁出一大步。如果這件事在豪強政客的操弄下果然成真,曾文溪的淪亡將指日可待……

玉峰堰在臺南市山上區的曾文溪上,這裡有山上淨水場的取水口。從1922 年日治時期以來,就是臺南人的水源地,原稱「臺南水道」的部分建築設施已經成為國定古蹟。山上淨水場直到現在還在正常運作,每天供應4.5 萬噸的民生用水。早在1983 年,玉峰堰以上的曾文溪流域就已經劃設為「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目前保護區的面積是417 平方公里。1999 年完工的玉峰堰,主要目的在穩定山上淨水場取水。

玉峰堰是臺南人的重要水源

2015 年11 月6 日報載水利署副署長表示:五年後西半部重要城市都將成為缺水高度風險區,其中高雄每天用水缺口達63 萬噸,臺南缺口為44 萬噸,最為嚴重。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長時間的旱象與突如其來的暴雨成災,成了經常性現象。當美濃水庫停頓之後,水利單位原期望「曾文越域引水」在2012 年完成後,每天可以增加民生與工業用水60 萬噸,南部地區的供水問題可以做個徹底解決。可是,這項工程在2009 年莫拉克颱洪時嚴重毀損而全面停擺。南部各水庫嚴重淤積,曾文水庫與南化水庫的有效容量都只剩下原設計庫容的六成。無論怎樣清淤,頂多只能減緩今後淤積的速度,而無法恢復原有的庫容。南部地區開發新水源基本上已經不可能,如果一直只想著開發新水源,而不願去保護既有的水源,那只是捨本逐末。玉峰堰經由山上淨水場每天平均供應4.5 萬噸的民生用水,足以讓18 萬人不愁缺水。在南部地區缺水問題日益嚴峻的情勢下,玉峰堰仍是臺南人的重要水源。

「曾文溪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確保臺南母親河不受污染

玉峰堰更重要的作用是:確保曾文溪不受污染。曾文溪水系的曾文水庫、南化水庫、鏡面水庫,乃至玉峰堰,共同承擔臺南地區民生、工業、灌溉的絕大部分用水。曾文溪就是臺南人的生命之河,臺南人的母親河。曾文溪出海口有臺江國家公園、國際級溼地及黑面琵鷺棲息地。如今,大臺南境內的其他河川,包括急水溪、鹽水溪、二仁溪,都已經遭受嚴重污染。只剩下曾文溪流域,總算保住一片淨土。在水源保護區裡面,不能有污染性工廠、營利性的養豬場、廢棄物掩埋場。為了保護水資源,政府耗費巨資在曾文溪流域實施離牧政策。曾文溪水源保護區的公告,確保了整條曾文溪得以在其他河川相繼淪亡之後,仍保留一整片的好山好水好家鄉。

把好山好水留給子孫

2000 年11 月解編的「東港溪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讓東港溪成了養豬業的天堂,而東港溪也就成了「被遺棄的河流」;另一個是2001年2 月解編的「急水溪水系新營淨水場水源水質水量保護區」,「引狼入室」的結果開啟了東山鄉長達十年、可歌可泣的反永揚垃圾場的家鄉保衛戰(對環保團體而言更是烏山頭保衛戰),兩個解編案都見證了豪強政客短視近利的嚴重後果。

讓一條河流死亡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要讓一條死亡的河流起死回生,卻是困難重重。曾文溪是臺南人的母親河,臺南人不應該讓這條神聖的河流遭受豪強政客的侵害。我們必須把好山好水留給子孫,不能繼續剝奪子孫該有的國土、環境與水資源。

附加檔案大小
荒野快報282期第14~15頁1.26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