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的公園狂想曲

每一回合的天氣狀況,搭配上各種季節時序、環境變化、生物組成等變數,而會有不同的生態演出,因而造就出大自然的各種驚奇與美麗。

圖、文/趙永楠〈臺中分會親子一團、推廣講師,臺北分會解說員,自然名:青剛櫟〉

       雖然團集會行前因為連日大雨而更改地點,從擔心溼滑的三通嶺步道換到較無安全顧慮的都會公園,但親子團夥伴們每月相聚、一起玩在自然裡的心不變。

       換個不一樣的天氣,更是讓我們有機會看到不一樣的生態環境,不論晴、雨、風、霜,這些都是自然界運行的一部分,也都是生態演替歷程中必要的環節,也應該是孩子們親近自然、了解自然的機會,都值得我們打開五覺感官來盡情體驗。

       誠如大冠鷲在行前通知的浪漫提點:

「晴天、雨天都是大自然的饗宴」

「下雨天,天空飛翔的鳥兒怎麼辦?」

「公園裡的松鼠還活蹦亂跳嗎?」

「除了蚯蚓,還有哪些驚奇在等著我們呢?」

以上的預設情境,剛好都在我們雨中漫步二段彎道的過程中,有了初初的邂遘與解答。

       在賞月廊道穿戴好雨具出發不久,步道旁樹林即有清晰的鳥聲,抬頭尋找聲源,在左側樹梢看見一隻鳥正用嘴巴啄著樹幹,並發出叩叩叩聲響。哇,好難得的不期而遇,趁著雨勢稍歇,心跳加速地趕緊拿出相機,匆匆胡按了幾張,隨即看到牠飛鑽進旁邊一株美人樹的洞穴裡,忙進又忙出。也許,雨天裡少了眾聲喧嘩,小啄木鳥更能暢意地大快朵頤。

       剛走過第一個彎道轉彎處,一群嬌小鳥蹤忽忽雜沓地飛到我們身旁的錫蘭橄欖樹身,嘰嘰喳喳聲引得我們停下腳步,引頸探尋,努力想要從牠們的樣貌與聲音來辨識這些青春洋溢的小精靈--原來是一群綠繡眼。不知,是剛好放風嬉遊,還是正在吵架不休。

       再往前不久,看見步道前方一隻松鼠輕溜溜、很迅速地從步道左側跑到右側鵝掌藤樹叢,很好笑的鬼鬼祟祟樣。大蟻比小蟻們更興奮,努力指出方向要小蟻們快看--有沒有?有沒有?有沒有?

       進入第二個彎道不久,一隻龐然大鳥從步道外的樹叢旁飛出,掠過我們眼前,停棲到另一側的草地上,緩緩定格後,黑冠麻鷺把自己變成了假鳥,靜待雨中的蚯蚓大餐。哈,真希望搬張椅子坐下來,等拍一場雷霆萬鈞的拔河大戰。

       一路走來,小蟻們也陸續在步道旁發現癱瘓的碩大蚯蚓及地躺蜥蜴,皆似已被不知名對手KO了。看來雖然連日綿雨,但生物間的食物網關係仍是熱絡進行著,獵捕與被獵捕之間,都是生存壓力,都是生活日常,持續發生在生態系的各個棲位裡,只是人們看見或者看不見。少了人為干擾的雨天,公園裡的生物行為或將更加原始自然。公園生態化也應該是更值得想像與努力的景況。

       雨漸大,大夥就近走到生態池旁的亭子裡避雨休息,此時水塘周遭的群蛙們正費力又盡興地在雨中呱呱呱奏鳴大合唱,好幾種不同的叫聲此起彼落,已聽不清楚納編了多少各式蟲鳴。眾聲織就如天然的交響樂曲,節奏抑揚有致,默契渾然;音波高低漸進,轉折有律,讓我直覺想起了那首「森林狂想曲」裡的蛙鳴樂章。

       也許,這樣自然流暢、綿延不絕的生動音律,真要在旁若無人的自然時刻(也就是這種雨天吧),這些蛙蛙蟲蟲們才會發出這般美妙共鳴、充滿生命躍動的聲音吧。在台中都會公園的小水塘一隅,原來,雨天裡的生態樣貌如此繽紛且盎然。

       在平日放風箏的這片大草坪上,蕈菇也不寂寞,有很多白色蕈菇冒出頭來張望,在朦朧霧色裡享受雨露甘霖的洗禮。有的單獨報到,有的排隊招呼,有的呈半圓隊形出列,也有些是以寬圓弧狀的盛容登場。

       這些排列成圓弧狀的奇妙蕈菇,有個美麗的傳說--仙女環(fairy ring)傳說。當仙女們在夜晚的月光下來到草地上圍圈跳舞後,隔天就會在這些留下的一圈圈足跡上,長出一圈圈的蕈菇喔。

       就像不同的季節為大地帶來不同的繽紛色彩。不一樣的氣候也為我們帶來不一樣的自然觀察機會。每一回合的天氣狀況,搭配上各種季節時序、環境變化、生物組成等變數,而會有不同的生態演出,因而造就出大自然的各種驚奇與美麗。

       下雨天,公園裡的人聲變少了,但大自然的盛宴才正悄悄地在空中水中、在地面地下,忙碌地上演一齣齣奧妙戲碼。大家是否已經開始期待,下一次的雨季繽紛與想像。

附加檔案大小
322_dan_ye_p4-5.pdf2.0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