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望向雨的那些日子

我們正在做的事: 

文/ 林望之(宜蘭分會五十二甲濕地志工,自然名:小雨)、圖/ 吳晉瑋(宜蘭分會五十二甲濕地志工,自然名:蒲葵)、林芳君(宜蘭分會五十二甲濕地志工)、楊欣惠(棲地守護部專員,自然名:星星)

2022-03-10

“ 生命無論流浪到何處、到何時,在他的靈魂深處總是看得見他的誕生之地,
不論變化成甚麼樣子,它終將回到最初的模樣。

            2021年秋季,我為了進修嘗試寫一份有關宜蘭的研究報告,當我在網上爬文,無意間看到了五十二甲濕地志工培訓課程,就在那時,我的靈魂彷彿是一番落入清河中的雨,流向一個意想不到的未來……最初我只是抱著做田野調查的心態報名志工課程,誰知道結果竟是以做志工為主,研究計劃早已被我拋到九里之外了,不曉得是因為我定性太輕、玩心太重,還是五十二甲真的太美了呢?然而至少我能肯定,這塊土地與其之上的所有鳥兒,真可謂濕地自然中的佳人。

            我是望之,今年22歲,在就讀大學前一直生活在宜蘭。宜蘭,之於我,一直有股熟悉卻陌生的感受,五十二甲濕地便是陌生的那一部份。起初,我對這個地方的瞭解,僅止於從我老家出發到這裡會經過大紅橋(利澤簡橋,或稱捷徑橋),在課程的第一天,協會安排了騎自行車環行濕地的活動,那時才開始建構起我對這塊土地的認知。還記得剛出發的時候,下著小雨,我與我的夥伴們就遇上了被美稱為「夏夜的煙火」的穗花棋盤腳,由於今年的花期較晚,我們有幸看見在昨夜盛開的穗花,它們大多都已落在地上仰望著雨雲,靜靜地在這涼爽的午後伴我們騎行。


 ▲我與夥伴撿起掉落在地上的穗花、種子與葉,排成了太陽的圖案。


▲我在穗花棋盤腳之道的午後時光。

            現在我偶爾會回想,有哪些過去線索能跟現在的宜蘭經驗相共鳴,然而我能想起的並不多,也許是因為年少的自己沒有整理好身體的感官,或著是因為當時青春的內心有太多波瀾要先梳洗,於是過去的那位徬徨少年,漠視了這塊土地給予的、豐富靈魂的場域經驗。我想,或許正是心中的這股缺憾,引領我踏進五十二甲濕地吧!

            11月下旬的周末,我首次參與了五十二甲鳥類調查,那天下著雨,風很大,而我們就在這個濕冷的環境中,遇見了一群反嘴鴴,牠們站在水田中面向迎風處,整整齊齊的一排站好,縮著脖子瑟瑟發抖的模樣真的非常可愛。濕地中的鳥兒,大多都不曾見過,而見過的那些,讓我想起以前在我家附近的水田,經常出現牠們的身影,小時候還不懂很多事,只覺得我的世界裡有牠們的存在,是一件蠻開心的事。現在那塊田已經消失,被幾棟建築物取代了,我的兒時回憶也被深埋,直到現在。


▲一群反嘴鴴在水田中的可愛模樣。

            當我拿起協會的望遠鏡,搜索著五十二甲濕地的鳥兒,我感受到有股沉靜在身體深處的能量被喚起,那是一種崇敬著大自然的能量,而在它的驅使之下,我變得更容易找到鳥兒們在哪裡,然後察覺到牠們有甚麼樣的特徵,雖然我現在只是鳥調界的「菜驕仔」,然而跟過去的自己比起來已大相逕庭了。在志工課程結訓之後,我盡我所能地參與所有在五十二甲的調查活動,不只是因為想要練就更加敏銳的觀察力,也覺得能夠被那股自然能量充滿,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2021年11月27日的五十二甲濕地鳥類調查。

            自然總是迴繞在我們之間,在我們的生活中,靜謐地待在一旁觀望著宇宙,只是現在的人們不常去察覺到祂,因為在這個世代的社會,有太多我們誤以為更值得一撇的富貴榮華,如同光彩奪的人造光線,使星空黯然失色……。

            五十二甲濕地沒有多壯觀的自然地貌,而是在它平凡樣貌的細微之處,躲藏著豐富的生命線索,只要帶著善意來到此地,細心地去觀察這塊土地上的一切生命,我想無論是甚麼樣的靈魂都能在這裡找到平靜的。

附加檔案大小
回首,望向雨的那些日子3.77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