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

圖、文∕許天麟(新竹分會副分會長、自然名:海茄苳)

        為防止除草劑不當使用,造成水資源污染及危害生態環境,也為了保謢城鄉非農業用土地的安全與健康,故推動實施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一同守護民眾健康,為居住環境及生態減毒。

       2016年12月29日在立委陳曼麗的安排下與農委會對談,農委會雖保守,不願意由中央制定相關管制法規,但對於各縣市除草劑使用管理自治條例的推動,則樂觀其成。台灣目前已有兩縣市(宜蘭縣、台北市)施行「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逐步落實除草劑的「源頭管制」,並遵循「農藥農用」精神及強化「末端管控」,即:
(1)   除草劑之販售對象,以具備農民資格者為限。
(2)   農業生產用地以外的土地禁止使用除草劑。
(3)   主管機關定期稽查非農用土地之土壤、水樣及動植物等檢體,確認是否違規使用除草劑,如有違規情形則加以處罰。

       民國八十年出版的「台灣野鳥圖鑑」中,對黑冠麻鷺(圖1)的歸類是稀有留鳥;時至二十六年後的今天,黑冠麻鷺在都會區校園、公園隨處可見,幾乎可與城市三俠並列。早期公園、校園為了草皮管理經常使用除草劑,現今因為健康及景觀美感的考量,都會中的公園及校園中已大幅減少除草劑使用,因而土壤生態恢復,生長於泥土中的蚯蚓量增多,主食為蚯蚓的黑冠麻鷺也因此逐漸增加。

       但是生態豐富的鄉間及附近的淺山地帶(圖2),就沒有像都會區公園或校園一樣幸運。2014年7月發現大山背護蛙區(新竹縣橫山鄉竹35鄉道)被噴灑除草劑,此外貫穿大山背的山區道路約21公里,道路兩旁幾乎無一倖免,於是兩旁如茵的綠草,在除草劑的噴灑後只剩乾枯的黃色;蝴蝶、蜜蜂也不見蹤影。雖然經過反應後,鄉公所答應「護蛙區」這700公尺長的路段,改成以割草的方式管理,但護蛙區以外的其他20公里山路,則礙於人力不足,仍然繼續使用除草劑。

       除草劑不只除草,也傷害了居住在土壤裡的很多生物;如前文提到的蚯蚓,哺乳類動物(圖3台灣鼴鼠)也住在健康的土壤裡;還有將土壤裡的動植物碎片分解變成有機質,提供植物成長養分的大量微生物。當土壤每隔三、四個月被噴灑一次除草劑時,土壤裡的蚯蚓、微生物也都被嚴重干擾,土壤變硬,變得貧瘠不健康。

       道路二側駁坎上方垂直土坡的草,原可防止土坡被雨水沖刷,噴灑除草劑後該區域的泥土因植物死亡而裸露,一遇到山區午後暴雨就直接被沖蝕流失(圖4)。除草劑的不當使用也造成水源汙染,山區鄉道常沿著溪流闢建,夏天的午後陣雨,將除草劑沖進溪中,不僅殺死溪裡的魚蝦也直接污染我們的水源。一般來說,山區道路的生態應比都會道路豐富,可常見各種蝴蝶、蜜蜂等昆蟲來採集花粉、花蜜。不過一旦這些鄉間道路被噴灑除草劑後的三個月內,這個區域將變成一片死寂;蜜蜂也因為採集到噴過除草劑的花粉,造成大量死亡。不當使用除草劑,危害了生態,也對人體健康產生影響。

       近年來,因為政府大力推廣戶外運動,到山區運動的人增加了,不論是走路、慢跑或騎自行車,原本冀望到山區呼吸新鮮的芬多精,殊不知吸到的卻是噴了除草劑的加味芬多精。早年山區的居民懂得採集野菜、草藥食用,也常見有人將採集到的魚腥草(圖5)、車前草、大花咸豐草等,曬乾賣給中草藥店,倘若採集或食用到的是有除草劑殘留的草藥,嚴重將可能造成生命的威脅。後來,當我們在油羅田進行友善農耕後,就常有附近居民定期來田裡採大花咸豐草給雞吃,因為除草劑的關係,沒有人敢亂採路邊的草來食用。

       根據2017年新竹縣市除草劑使用現況調查,都會區政府單位已經不再使用除草劑,公園道路等都由養護人員定期維護割草,但部分未維護的區域或私有空地,附近區民或里長社區協會志工維護時,有時會基於方便使用除草劑;鐵路局也是使用除草劑抑制鐵道附近雜草。新竹縣府每年撥提每公里一萬元委託鄉鎮公所,管理鄉道兩旁野草,部分鄉鎮(如北埔鄉、寶山鄉、關西鎮)以這筆經費聘僱多元就業民眾割草,部分鄉鎮(橫山鄉芎林鄉)在人口聚集的聚落「割草」,人口稀疏的山區仍以噴灑除草劑為管理方式。我們在2016年6月發現橫山大山背山區道路被大範圍噴藥後(約11公里),曾召開記者會請政府協調調整,但當年底(12月),橫山鄉公所仍繼續於大山背山區大範圍噴藥(圖6)。

       邀請您參與連署,推動各縣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守護健康也為環境及生態減毒。紙本連署詳見本月快報封底,完成填寫後,請繳回就近的荒野分會,或寄至荒野新竹分會。

附加檔案大小
297_p12-14_0330.pdf2.32 MB
連署書下載201.59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