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體認、感動與蛻變

圖、文/李佳芳 〈雲林分會親子團一團奔鹿 自然名:金針菇〉

   

       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裡,斗大的月亮清澈地映入我的眼簾,蟲鳴鳥叫的不期而遇,驚擾了這靜謐的空間。繁忙的生活讓我們都忘了,其實身旁就有風光旖旎的景色。這是我參加荒野奔鹿團的入團儀典時,難忘的心情與感受。

       雖然現在是盛夏,但草嶺的空氣卻有點涼爽,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大腦作祟,因為我竟有點恐慌,深怕等會兒會被丟這荒煙漫草的地方。可是我天馬行空的想法還真的實現了,奔鹿們被一個個有距離的隔開,只剩下一盞小蠟燭,但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很快的輪到我了。我提著微弱的燭火,坐在路旁。不知所措的看著蠟燭和逐漸遠去的他們呼吸隨著腳步急促。但漸漸的黑暗不再帶給我恐懼,我閉上眼睛,貼著森林的心跳呼吸。

       轉瞬間,我聽見了!鳥鳴叫嚶嚶、葉聲落颯颯、薰風吹蕭蕭,集結合成了一首交響曲。葉子隨著明月的指揮婆娑起舞,我用背包枕著頭躺下來欣賞大自然,交錯的樹葉間一輪明月抓住我的瞳孔,倒映在我眼中的月如此俏皮,我的心也感到前所未有的愉悅,一切不違背自然,一切都嫻熟平淡,心中的弦彈著,在靈魂深處迴盪。

       不過在這麼美麗的景色配襯下,我腦中浮現著「北極熊在氣候變遷下,失去了它們的家園,影像卻呈現著北極熊啃食同類的照片」、「海龜鼻孔裡的吸管」;看著海龜痛苦的呻吟、北極熊的無奈,頓時覺得心痛。雖然,大多數的人在那當下,都會很後悔自己用了很多塑膠產品,但在事後,卻也都會遺忘內心從有過的悸動和忐忑(包括我),日復一日就這樣不停的惡性循環。

       這也讓我更關心環保,更認真地參加每次荒野的活動。今年3月25日的地球一小時的關燈活動,我親上街頭以微弱的聲音,向店家及攤販老闆們訴說著我們小小的願望,依稀記得當時的我,感覺到這樣很是丟臉,所以從頭到尾都不敢大聲的喊出口號:「關燈一小時,節能減碳愛地球。」也許是我自己當下尷尬為難。回想起來是有些後悔,因為比我小的小蜂,都願意大聲地表達傳遞內心的期望,不管其他人的眼光、很有自信地揮舞著口號及旗幟。如果可以再來一次,我會拋開內心的恐懼、避免軟弱的情緒,沒有藉口和理由、勇敢地跨出去,因為地球只有一個,它是我們共同的家。

       檢討與心情的轉換,是這次地球一小時活動後才開始有的想法,如何能讓自己勇敢的跨出第一步,要怎樣打理自己的好心情?都是在荒野這個團體裡學習到的概念。雖然每一次團集會活動過程中,身旁總是有人嬉戲打鬧、也會有人和我一樣有過莫名的恐懼,但我深信,成長過程中的經歷總是珍貴的。

       團隊的影響力,是從一個個不同的個體所累進的。當我勇敢的跨出了第一步、打開嗓門大聲喊著引以為榮的標語,而身旁的人也像是被我感染似的,一起跟進。原來有願念的力量是如此強大,伙伴不是不願意去做,而是被自己的恐懼給佔據了,擔心害怕被謿笑。現在才明白,其實我們都有與生俱來的能力,只是願不願意付出貢獻而已。

完美不需要比較,以推動環保行動為例,若我們能盡量減少使用一次性的餐具、以竹製或鐵製吸管來替代塑膠用品、少買過度包裝的產品、以手帕替代衛生紙等方法,來維護我們共有的地球,那為什麼會沒做呢?我想應該是貪圖一時的便利吧!恐懼自己做不到、怕麻煩別人,這都自己需要克服的障礙與敵人。四季的更迭悄悄地在改變,環境越來越熱,動物和植物們有可能將要滅絕。從人類的行為及環境的變化來判斷,我深刻的感覺到,它已正在發生。

       任何正向的改變,都會是一個好的起點。雲林家中原本應該在四月芬芳的潔白百合花,到五月還害羞地躲在花苞裡。這一年來,極地氣候在台灣發生、全球暖化的影響更顯嚴重。無論是非洲小國馬拉威的大洪水、亞熱帶台灣的降雪、陽明山花季的延遲與太平洋聖嬰現象的反常,在在都令人感到不安與痛苦。因人類的貪婪,許多有環保意識的人們,正共同承擔著氣候變遷的衝突。在這看似不平等的世界裡,所有人都須改變「一如往常」的慣性,更不可低估願意改變的力量。這正是我參加荒野的原動力,我不渴望暖化能降低,但我希望我小小的力量能讓暖化凍結在這個時刻。

附加檔案大小
300_p18-19_0626.pdf2.45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