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在荒野裡。五股溼地裡的教育

與其說是「教」孩子什麼,更多時候,不如以「陪伴」的樣態在孩子身邊,孩子是一面鏡子,以身做則地調整自己,就會看見不同的孩子而那樣子的孩子,其實就是一部分影射出來的自己啊。

圖、文/丁小媗〈台北分會親子四團,自然名:俄羅斯藍貓〉

        2019年初,荒野親子團再次來到五股溼地,帶著孩子們認識溼地也認識這裡的鳥,並動手製作假鳥。

        五股溼地位於台北盆地西緣,相鄰林口台地與觀音山,網路搜尋資料時,可以查得到一些關於溼地的歷史演變:從五O年代因為淹水問題,政府決策下雖解決部分問題卻也造成海水倒灌,七O年代溼地形成後紀錄到多達四千多隻鳥類,以及後來因為環境污染問題使溼地失去生機。而荒野保護協會則於九O年代起開始認養這塊土地,執行環境教育與棲地維護管理工作至今。(本部分資料來自荒野協會官網)

        我們這一次假鳥製作的活動,其實事先和協會裡的工作者請益過,一方面希望帶著孩子共學做環境教育外,也同時期待我們的活動是否可能協助協會裡的工作推展。至於,為何在五股溼地裡需要做假鳥,則源自於這塊土地原先有很棒的環境讓候鳥來休息,卻也因為開發造成環境問題,而協會裡工作人員因此思考如何恢復之下,故而有了灘地營造、假鳥製作的計畫。

        活動前二個月左右,親子團工作團隊即就場地勘查、相關行動請益,同時針對不同年紀的孩子(大班~小二為一群<蟻團>;小三~小五為另一群<蜂團>)設計教案,至於大人的部分,則協助因共學所需徵召物認領、各項工作認養,如:給孩子理解的劇本撰寫與演出、假鳥製作後給孩子彩繪、午後點心準備等,同時,也安排了約二個小時的講座,一方面理解溼地,也學習如何製作假鳥。

        活動這一天,天氣很舒適,上午蜂、蟻團的孩子,各自由導引員們(由孩子父母組成的工作團隊)帶開觀察水鳥及植物,大人們則在聽了講座後展開市場作業線。

        下午則是忙著演「飛吧飛吧我的青春小鳥快飛下」,讓小蟻年紀的孩子們能透過演劇理解為何要製作假鳥?只見孩子們畫得很開心,各種鳥樣子都出現了。

        當然,他們更期待的是穿著雨鞋到灘地放置假鳥(雖然後來還得由大人一隻隻把假鳥收回,畢竟未上漆的鳥兒,不久時日後又會變回白白的一隻了)。

        雖然,很多時候,我並不能確定在每個月一次的集會共學中,孩子對於環境的認識、理解和喜愛有多少?可是,教育就是一條漫漫長路,像園子的的一草一木,總在不經意時,帶給你驚喜與美好,除了讓孩子能用身體多多經驗這片土地與自然美好之外,我也越來越覺得,身為大人的我們,如果對於自然、對於土地,是那樣的陌生與漠視的話,又如何帶著孩子去認識與看見?

        回想起當年是為著孩子來到親子團(讓孩子有一群好朋友之外,也多親近大自然),如今,我卻更加覺得身為大人的我們,有必要跟著孩子一起走,有時候是引導的角色,有時候是陪伴的姿態(當中也會有被孩子教導的時候),畢竟,我們怎麼能要孩子學習,自己卻不前進呢?這本身就是一種矛盾。

        而近期,我也開始有不同面向的看見:與其說是「教」孩子什麼,更多時候,不如以「陪伴」的樣態在孩子身邊,孩子是一面鏡子,以身做則地調整自己,就會看見不同的孩子而那樣子的孩子,其實就是一部分影射出來的自己啊。把自己搞定了,孩子也就自然好了。

附加檔案大小
p4-5_318_dan_ye__0304.pdf1.51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