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山步道 植調十年

我們正在做的事: 

圖,文/樹大棵 <台北分會溪山組>

配合台北分會今年「週四見」的主軸--氣候變遷,溪山組將於這個月17日(五)的晚上七點,在總會的荒野廳,辦一場植調十年的成果分享,主講人蔡志忠,綽號大頭,是我們的指導老師。

從協會的宗旨來看:「……將之(荒地)圈護,盡可能讓大自然經營自己,恢復生機。」好像與植調無關,其實不然。為了所謂的經濟發展,政府與商人,用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在一寸一寸地侵佔荒地,那身為荒野一份子的我們,應該要怎麼來保護荒地呢?植調就是方法之一。

「真的嗎?植調是什麼呢?為什麼會有這個能力?」

我們的植調,簡單地說,是在紀錄植物隨著季節所發生的規律性現象,如萌芽、展葉、開花、結果……等等,這些現象簡稱「物候(生物的氣候)」。既然物候是規律性地發生,記錄個十年也就差不多了,不是嗎?

「什麼!十年還不夠,那還要繼續多久?」在回答這兩個問題之前,容我話說從頭。

植調的重要性,其實不言可喻,所以台北分會以前、就不時地有些定點組在做植調,只是都做不久,溪山組也是其中之一。回想起來,當時用的方法還蠻枯燥的,以致於人力逐漸流失,甚至連召集人自己都索然無味。所以後來我都看衰植調,因為不相信能持久,包括十年前啟動的「翠山步道」。

阿孝當理事長時,很看重棲地,老伙伴李建安,對棲地保育一向很投入,所以被找來當秘書長。我跟建安也很久沒見,所以和美惠姐(北1解)找了個空去看他。那天,他分享了一個故事,有點打動我們,但還沒改變我「看衰」的偏見。不過,我先簡單說一下建安故事的重點:

「百年前的英國某處,有一群人自動自發地在記錄蝴蝶物候,而且年年有人接手負責,沒有間斷。當時的生態觀念還很薄弱,他們也只是很簡單、很粗淺的紀錄,沒想過這些記錄會有什麼用。後來隨著經濟發展,棲地不斷地被開發,以致於蝴蝶的數量、種類都急劇下降。這些人才發覺,原來這些長年來無心種柳的資料,正好能用來證明土地開發的不當。」

從這個故事,我們就很清楚,如果沒有這種紀錄,我們幾乎無法告訴政府和商人,環境破壞所造成的影響是什麼,就別談「說服」他們放棄這種開發案了。

這個例子,也同時回答了兩個問題:

一、植調為什麼能保護荒地。

二、植調需要做多久。

所以建安把大頭老師從台中請來,從台北分會開始推動植調。大頭是溪山組的元老,也是公認的「植物人」,本組過去幾次夭折的植調,都是他在推動的。自從去靜宜大學上班、生態所唸書之後,功力愈加深厚,植調經驗也更豐富。

2011年的3月19日,大頭選在本組定點的大崙尾山開課。他以翠山步道為例,用工作坊的形式,直接帶領大家做物候調查。當時台北解說組來了很多菁英,一天下來,收穫滿滿。結束後,就有三組表達有意回去推動每月的定點植調。於是從這一天起,溪山組又再次展開植調,至今方興未艾。

(圖一:溪山組提供)2011-3-19大頭於大崙尾山展開植調訓。

那個時候,我對植調的能否持久,還是沒有信心,所以只是一旁觀看。直到荒野19週年慶,大頭在台上作植調三年成果分享(2011~2014),內容精彩,尤其是加入氣候的因素,來解釋某年某月的異常,讓台下的我和美惠姐,對「氣候變遷」特別有感。我們當下就決定,回臺北後要另開路線,加入植調隊伍,這就是「山稜線」的由來。

大頭的調查方法很簡單,他用數字代表物候。譬如樹葉,以0代表空枝,1為嫩芽,2為新嫩葉,3是老葉,4是落葉;花與果的物候,也是以此類推。簡單嗎?很簡單!容易嗎?嗯,有的很容易,有的很難。難在哪裏?想一想,你用望遠鏡看六公尺遠的樹,然後要找到哪裏萌芽?說有多難、就有多難!這還先不論是葉芽、還是花芽?

(圖二:溪山組提供)調查表格。

這就部分回答了上面講到的「方法枯燥」的問題。

為什麼?的確,剛開始碰到這種情形時,經常是滿頭霧水,嘴巴還會嚷著:「大頭啊!大頭,你這是存心整人嘛!」但凡事熟能生巧,判斷也就八九不離十了,加上現在人手一機,上網方便,一旦得到驗證,不免得意,樂趣由此而生,枯燥一掃而空!

(圖三:溪山組提供)2020-4-18山稜線植調,左起:烏心石、小水鴨、山艾、招潮蟹。

而收穫還不止於智性的滿足,觀察中所帶來的療癒效果,才更引人入勝,有文為證:

冠羽畫眉(北31解)
我最喜歡去植調了,類似拜訪老朋友,每個月看看它的變化跟成長。尤其喜歡欣賞植物的開花和結果,孕育下一代;或是吐露新芽,展現強勁的生命力。順應著四季變化,俯仰在天地間,成長、凋零⋯⋯。有的時候會看到一些昆蟲,不留情面的啃咬葉片,雖然替植物感到難過,但同時又覺得,能夠哺育另外一種昆蟲,犧牲的好有價值!這是大自然的生態現象,無所謂好或壞,在食物鏈中,每個生物體都有它的存在的意義和用途。

風鈴草(北31解)
人生每個階段都有些特別的記憶,植調會是個人這個階段的精華!每個月定期來看看老朋友,最近可好?長新芽了?開花否?結果了嗎?葉怎麼枯了?觀察生命的生生不息,有些喜悅,有些驚豔,有些遺憾,有些不捨。我們一點ㄧ滴記下好的,也誠實的寫下不好的。而且植調時總是有驚喜,不管是野生的蘭花白芨,亦或是茶蠶蛾的覓食大軍團,真是看不夠,玩不完啊!完工後,除了收穫滿滿,也常是巴肚滿滿的啦!

因此,參加的伙伴越來越多,除了2011的「翠山步道」、2015的「山稜線」外,去年(2019)又增加「米粉道」。三條路線分別處在大崙尾山山腰的向風面、山稜和山谷的背風區。有了這三條,我們對這山區的植物面貌,會有較完整的認識。

(圖四:溪山組提供)海拔465M的大崙尾山,翠山步道若隱若現。

今年的好消息是,植調路線又新添「軍艦岩」一線,而竟然是新進的30解伙伴山艾,自動請纓的。此事令人興奮的原因是:

一、棲地多樣性:軍艦岩與大崙尾都是低海拔,但屬不同山系,相對而言,軍艦岩「乾」、大崙尾「溼」,植物生態自然相異其趣。

二、人力多樣性:這是指解說員的「期數」多樣,這四條路線,從最老的1解、到最新31解都有;資歷有一兩年的、有已經五六年的,更有從頭到尾都沒離開的20解小水鴨。如此看來,植調已然在本組生/深根了。

本來,往年的成果分享,只是組內自己的活動,每三年辦一次。去年第九年時,和大頭老師一直喬不出時間來,所以順延到今年,也正好和協會「氣候變遷」的議題契合,所以就決定擴大辦理。期望經由這樣的分享,可以把植調的種子散播出去,將來在解說組的各地定點,開枝散葉。

7/17/19:00,在荒野廳,溪山組,衷心地,敬候各位大駕,謝謝!

(圖五:溪山組提供)2019-8-18翠山步道入口,右起:白花草、樹大棵、深山竹雞,風鈴草、日出、含羞草。

更多資料:

20110319大崙尾植調訓
20140226植調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