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護蛙,更護生態

我們正在做的事: 
文/許天麟<新竹分會副分會長、推動「非農地禁用除草劑」條例成員,自然名:海茄苳>
圖/新竹分會資料庫
2021-09-10
護蛙12年,所得成果不只是幫歷年來上千隻青蛙過馬路,還因此衍生並推動了一項重要生態保護行動-「非農地禁用除草劑」。2017年農委會已正式行文至各縣市政府,明言「非農地(非農地包含:道路邊坡,公園,停車場,墳墓)不得使用除草劑。違者處一萬五千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款」[1] 。高雄市、苗栗縣、台北市、宜蘭縣、花蓮也通過自治條例。而新竹縣市雖未正式立法通過,但實際上許多鄉鎮道路維護也都改採人工除草了。這些延伸的擴散效果,是護蛙12年來重要里程碑之一。
[1]2017年底農委會行文各縣市政府依農藥管理法,非農地(非農地包含:道路邊坡,公園,停車場,墳墓)不得使用除草劑。違者處一萬五千元以上十五萬元以下罰款」。
 
行動緣起—為生物找尋乾淨的棲地
為什麼護蛙行動與禁用除草劑相關呢?這要回到2009年起,每年10月份協會在新竹縣大山背舉辦「幫青蛙過馬路」活動,期望給梭德氏赤蛙一條安全的生殖道路。當時有生態專家建議爭取設立「生態廊道」,為使廊道設置範圍,能被更多生物能利用,先展開「路殺動物調查」。
就在2014年7月進行路殺調查時,發現大山背竹35及竹34的鄉道兩旁多處被除草劑噴過,路邊植物變得枯黃。
▲為禁用除草劑舉辦志工們自發性到鄉道調查
除草劑比起人工除草(割草機)相對方便便宜,幾十年來已被廣泛使用於農地及非農地(公園,停車場,空地,甚至於學校),這幾年來大家也逐漸發現除草劑,對生態環境的危害甚大,例如土壤表層生物微生物也被殺死,導致土壤硬化劣化,草相變單調,收集青草做青草茶的草藥師傅也感慨以前到處可見的青草不見了。
▲為推動免用除草劑,志工一起至化學局開會商議
發現問題後積極向縣府反應,才得知是縣府委託鄉公所維護鄉道,但鄉公所基於人力與經費問題,部分山區較少住家的路段,會以噴灑除草劑方式定期維護。基於給梭德氏赤蛙一條安全的生殖道路,更需要給牠們一處安全無毒的棲所,鄉公所答應在護蛙區(總長約0。8km)的路段改用割草方式處理,但其他山區路段則仍依噴灑除草劑方式辦理。
 
擴大環境行動—「鄉道除草劑」調查
郊區鄉道是許多野生生物的棲地或食物供給地,也是民眾親近自然的好地方,噴灑除草劑無疑是破壞生物棲地,且讓生物吃到中毒的食物,形成有毒的食物鏈。為了更深入及更廣度認識除草劑所衍生的問題,於是展開除草劑的使用及管理等相關的研究與行動。
歷經2014~2015的鄉道除草劑調查[2] ,發動市民分享、回應他們所看到的除草劑使用情況,以此累積田調資料,與政府反應討論,到2017年聯合高雄市、苗栗縣的NGO團體一起向議會請願訂定「除草劑自治條例」,高雄市及花蓮縣也陸續通過。
[2] 行動內容可詳見FB粉專—鄉道除草劑調查
▲蜜蜂媽媽感謝您~攝於高雄市除草劑管理自治條例三讀通過
 
徒法不足以自行--除草劑宣導行動
雖然農委會一再發文,宣達非農地不得使用除草劑及相關罰則,但已慣性使用數十年,且有省力、方便、及除草有效的誘因,一般人也不了解除草劑對環境造成的傷害,推動及執行上確實遇到瓶頸。加上縣市政府無足夠人力稽查,民眾舉報後,政府也只有勸導,看起來似乎窒礙難行,但比起2017年以前,濫用除草劑的問題已受關注也改善許多。
面對環境問題就是這樣,沒有辦法一次達標,只要能往前挪一小步,大家一起持續努力,就會慢慢接近理想目標。為了讓「大家持續努力」,就得邀集大家一起面對這個議題,所以自2018年起連(2018~2021年)環保署化學局委請荒野保護協會協助進行「非農地禁用除草劑」的宣導。
▲2018 年於各地推廣非農地禁用用除草劑講座
 
革命尚未成功--邀請您一起來關心
山區噴灑除草劑的問題,需要花上一些些時間及持續的紀錄,新竹分會長期關注的大山背地區的鄉道,持續紀錄竹35、竹35-1、竹34總長共約21公里的鄉道噴灑除草劑的次數,從2016年以前,每年春、夏、冬三季噴灑,逐漸遞減至2020年轉以使用割草方式維護,期間雖歷經多次「犯規動作」,但經向縣議員反應後,已逐漸減少。我們也觀察到鄉道兩旁植被恢復生機,生態逐漸多樣化。
 
一起向除草劑說「不」吧!
除草劑濫用情況雖已逐漸有改善,但仍存在許多看不見的角落,需要你我去關心。如果您常到訪的自然觀察點,還有被噴除草劑的狀況,建議您隨時告知當地縣市政府(建議透過新生代議員反應效果較好),並且持續觀察記錄(一定要留下紀錄),一起改善我們周遭的自然生態。

 

附加檔案大小
不只護蛙,更護生態2.85 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