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風跳躍的音符

原始出處:數位文化電子報

文/諶家強(荒野保護協會解說員

風從那裡來?簡單的說,有空氣流動的地方,就會產生風,當空氣流動旺盛時,風力強而有力;反之空氣流動緩慢時,則風力小而緩。風力的有無和強弱,往往和自然萬物的生命脈動息息相關。

在自然界中,除了水中生物外,絕大多數的陸地物種繁衍,小從病菌、真菌等微觀世界,大至昆蟲、動植物,都需要經由風力的傳播,才能迅速的配對成功進而擴展自己的族群,自然界也因此互為消長而生生不息。風真的有這麼大的神奇力量嗎?現在就讓我們來探討這個有趣的大自然影武者。

一、病菌的散播

我們都知道,微觀世界中存在著許多細菌和病毒等危害生命的病菌,細菌需要自行以複分裂來增殖,病毒則趁隙進入生命體中,利用生命體的細胞複製功能來大量的製造分身,雖然兩者的繁殖機序不同,但是都有一個相同的推手,那就是風,風才是唯一可以左右病菌繁殖快慢的決定因素,如果沒有風的幫忙,病菌只能停損在感染者的小區域內,將有助於控制疫情的擴散。病理實驗室在操作病菌吊菌培養時,一定會在密封的工作檯面上進行;為了讓致死率高的病菌無法隨風散播,許多大型醫院都設置有負壓病房,就是這個道理。

二、真菌的拓展

食物放久會變質酸敗,水果過熟會覆蓋黴菌斑,這個現象是怎麼發生的?落葉堆積久了形成腐植土,朽木腐爛則會長木耳和蕈菇(圖一),是不是很奇特?其實這些現象的幕後主角就是真菌。真菌藉由孢子來繁衍族群,孢子的重量極輕又細小,必須在顯微鏡下才能看見。當真菌成熟時會主動或被動釋放無數的孢子瀰漫於空氣中,只要有細微的風力帶動,就能輕鬆的飄散到各處落腳,扮演自然界中最稱職的清道夫角色。如果沒有風的助力,真菌將無計可施,所以若想要食物保鮮或木頭防腐,食物滅菌後密封或木料表面上漆包埋,必然是最好的選項。

圖一.1 褶紋鬼傘(筆者攝)
圖一.2 王也珍.黃金銀耳(來源:典藏台灣

三、植物的貴人

許多植物的種子末端長有毛絨絨的冠毛,其最大的優點,就是可以藉由風力的帶動下四處飄散,具有冠毛的種子,有如降落傘般的隨風飛舞,其中以蒲公英、酸藤、大錦蘭(圖二)等的種子最讓人津津樂道。除此而外,每當植物在開花期,必然會釋放出特殊的氣味,如五月間的柚子花的郁濃花香迎風撲鼻;世界上最大的花-大王花,開花時奇臭無比,發出惡臭的腐屍味,皆有喜好者循味前來舔食花蜜,順便幫花朵授粉。此時風力的有無,便成為花朵能否成功授粉的關鍵因素,所以果農們都知道,風是植物的貴人,果樹一定要種植在通風良好的環境中,才會有好收成。

圖二.1 西洋蒲公英(筆者攝)
圖二.2 彭鏡毅.大錦蘭(來源:典藏台灣

四、蜘蛛織網的關鍵

雖然織網蜘蛛的蛛網有如天羅地網般,感覺上很紮實,但是仍然很怕強風的吹襲,因為會吹破蛛網讓織網的努力白費,然而蜘蛛織網,又一定得藉由風力的幫助才能成功,兩者豈不互相矛盾?原來蜘蛛織網的第一步,必須先爬到一處置高點上,拉出一條條的細長的蛛絲隨風飄揚,然後靜靜的等待,當其中一條蛛絲纏到四周的固定物上,將會以這條蛛絲為基準,先咬斷其他飄散不用的蛛絲,再由這條蛛絲中央下拉第二條蛛絲,形成賓士轎車的標誌,隨後在四周再找1-2個固定點,連成一個三角形或多邊形,增加輻條,從中心往外結一個稀螺旋網,再從外往中心結密螺旋網,稀網就成了在輻條之間爬的橋,密網一接近稀網,就把稀網咬斷(圖三),最後接近蛛網中心,結網完畢,停在中心等蟲子。如果沒有風的幫助,織網蜘蛛要想成功織網就很困難。

圖三 橫帶人面蜘蛛(雌)織網(筆者攝)

五、昆蟲的媒人

目前地球上已被命名的昆蟲有近百萬種,尚未命名的,少說也有三至五百萬種,數量這麼龐大的昆蟲族群,除了會發聲的極少數品種能聽音辨位外,全都需要一位幫忙傳宗接代的大媒人,那就是風,風真的是無處不在又無所不能,總是扮演最稱職的昆蟲大媒人角色。

由於每一種昆蟲都是雌雄異體,需要相互配對受精,才能夠繁衍下一代,因此各自釋出獨特的費洛蒙來吸引對方,也各自演化出獨特的接受器來攫取空氣中細微的性費洛蒙粒子,尤其是在觸角上密佈著嗅細胞最靈敏,能精準的接收同種昆蟲的性費洛蒙,其中以雄蛾具有發達的觸角最具代表(圖四)。然而光憑釋出費洛蒙而沒有風的助力,僅能影響周遭的同種昆蟲,在近親交配的殘缺基因重組下,勢必會讓族群快速的衰弱滅亡,幸好有風的存在,讓遠在數里外的雄蛾也能接收到雌蛾釋出的性費洛蒙,千里迢迢的飛來密會情人。昆蟲這種使命必達的旺盛求偶慾,固然能生生不息的繁衍族群,卻也讓農家充分利用特定的性費洛蒙來撲滅對農作物有害的昆蟲,生物防治法就是一例。

圖四 斑平毒蛾(雄性。筆者攝)

六、動物的愛恨情仇

風,可以說是陸地上動物的最愛,飛禽沒有風,翅膀則無用武之地;走獸沒有風,將無法覓得佳偶傳宗接代。

每種動物只要達到性成熟期,雌性動物體內的性賀爾蒙將會以各種方式釋出體外,直接或間接的吸引雄性動物前來交配,這種性賀爾蒙無色無味,瀰漫在空氣中,藉由風的動力傳達至好幾公里遠的大地,雄性追求者將會一窩蜂的循味覓蹤而來(圖五),緊接著上演一場又一場驚心動魄的交配爭奪戰。

風,常是動物們又愛又恨的無形朋友。每當夏日炎炎,動物身上厚重的體毛無法有效散熱,陣陣涼風吹拂帶走一波波熱氣,馬上能消暑降溫,解除脫水中暑的危機,成為動物們最愛的朋友。冬天刺骨的強勁北風席捲大地,迫使動物們久窩巢穴或往溫暖的環境遷移,避免食物短缺又受凍失溫,這點又讓動物們無奈的面對冷風的煎熬。每年侯鳥季節性的遷移和五色鳥的巢穴出入口,一定選在南方(圖六),就是這個道理。

圖五 公狗循味而來(筆者攝)
圖六 五色鳥巢穴出入口朝南方(筆者攝)

 

七、好風與壞風

基於人們對於風的好惡需求,可以簡單的以風力的強弱分成好風與壞風兩種,好風可以幫助人們完成許多日常生活所需,如風力發電、帆船行駛大海、風扇的運用等,這些都是正面能量的展現,有加分的效果。反之過於強勁的風力,如颱風、龍捲風、沙塵暴和焚風等,則會吹毀地上建物或農作物,造成人們生命財產的損失,這種避之危恐不及的負面能量,往往是人們最不樂見的壞風,自然是大大的減分。

然而壞風有時也能成為好風,要看以那種角度來界定,譬如高山上強勁的冷冽北風,是動物們難以長時間生存的禁地,強風會抑制木本植物的嫩芽生長而形成特有的風剪效應(圖七),枝葉全往南方伸展;在受風面的裸石無法孕育出青苔而顯得光凸殘破,但是有弊也有利,卻可以成為登山客在蓊鬱山林間迷路時,除了羅盤外的最佳天然方位的辨識依據。

圖七 風剪效應(筆者攝)

八、風的鬼斧神功 

在自然界中,有許多千奇百怪的岩石造型,從不曾被人類精雕細鑿,在經年累月的在強風細沙風化下,如鬼斧神工般的栩栩如生,無不讓人嘖嘖稱奇,如野柳蕈狀石的女王頭、東北角海岸的風稜石、田寮鄉的月世界等(圖八),這些得天獨厚的自然景觀,在有心人的企業化經營下,搖身一變成為著名的觀光景點,經常可見絡繹不絕的觀景遊客,無形中幫當地商家帶來不小的財富。

圖八.1 李釣綸.野柳女王頭系列之1
(來源:典藏台灣
 
(上)圖八.2 陳景容.倒影(來源:典藏台灣
(下)圖八.3 莊文星.利吉泥岩惡地地質景觀
(來源:典藏台灣

人類知道高速的風力具有神奇的力量,於是發明出各式各樣的器具,利用馬達轉速的帶動下產生高速風力,如空氣電離子切割槍、風槍、噴漆槍等,成為製造業的好幫手。在交通上,利用高速風扇轉動的驅動原理,發明了直昇機、螺旋槳飛機和氣墊船等,讓運輸業更加流暢便捷。自古以來,風就一直扮演著大地之歌交響樂團的總指揮角色,只要輕輕揮動手中的神奇指揮棒,隨便點向大地上的任何一位團員,立刻就能彈奏出一首首活潑生動的跳躍音符。風,是生命的起源,也是生活的動力,具有高深莫測的能量常讓人捉摸不定,每當大地回春之際,荒野間春暖花開、生氣盎然,總有數不清也道不完的荒野新鮮事躍升台面,這就是大自然的影武者——風——最引以為傲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