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新聞

荒野保護協會榮獲第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優等殊榮

2017-06-08

新聞全文:行政院環境保護署       一年一度環境教育界最高榮耀名單公布!環保署於106年6月5日在臺北市青少年發展處舉辦「第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頒獎典禮」,由署長李應元頒發6大獎項鼓勵及表彰獲獎者,共同分享得獎者榮耀光芒。        近年來,環保署致力於基層環境教育扎根,為了鼓勵全民參與並獎勵有功人士及團體對環境教育的貢獻,已連續舉辦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深獲全國環境教育深耕人士讚譽。李署長特別於頒獎典禮上,對於入圍的個人及團體表達最高敬意與謝意,他說,這些入圍者都是經過初賽、複賽及決賽層層關卡脫穎而出的佼佼者,他們所推動的環境教育事蹟,值得各界學習與效法。 第5屆國家環境教育獎六大組獲獎者名單

空污啊!空污!

2017-02-03

文∕楊政穎(台中分會親子團台中三團複式團長與鄉土關懷小組組長,自然名:聖甲蟲)、圖∕台灣空氣行動聯盟     「真正重要的東西,眼睛是看不見的」~<小王子>聖.修伯里        以前一早起床看見外面一層濃濃的霧,當太陽出來後,霧並沒有散去,這樣的場面,總讓人有詩情畫意的浪漫情懷!後來~就如同楚門世界的場景,才知原來我一直活在外面世界的假象!2015年11月28日在台中的反空污大遊行-因為中科擴廠要將大肚山52多公頃的林地砍除而發起,也因為這次的遊行,讓我開始注意我們的空氣品質不好,原來我們一直將有毒物質吸入體內而不自知,接著同年的12月28日參加台北的反空污遊行,對於空污有著更多的瞭解與擔憂。        為什麼要關心空氣呢?因為只要活著就要呼吸!        然而在中南部,現在要吸一口乾淨的空氣變的如此之難!尤其是在冬季,因為沉降氣流與地形的關係使得空氣中的污染無法散去,而空氣污染中又以PM2.5危害更甚!WHO在2013年已將PM2.5列為一級致癌物,它的可怕之處不但是因為顆粒小(頭髮直徑的1/28),所以眼睛看不見,同時它本身形狀不一,能夾帶著重金屬或戴奧辛等物質,讓它本身的毒性增強,現在台灣或國外不斷有醫學研究報告指出它對我們身體的危害是從頭到腳全面性的傷害;如肺部、心血管疾病…等等,對於正在發育的小孩影響更大。        喜歡戶外享受大自然的我們或許以為只要不在都市裏就沒有關係,但研究發現空污的影響在1000~2000公尺以下的高度,所以即使在山中也有可能吸入PM2.5,而我們也不可能天天往山裏跑。它雖然看不見,但卻是存在我們的身邊,我們吸的每一口空氣裏!        這些空污有三成是境外移入,其餘是我們台灣境內產生,因此要改善空氣品質就要從改變我們的生活環境開始。我們都知道大台北地區的空氣比中南部好,但這是為什麼呢?台中與台北都是盆地地形,如果汽機車是主要的污染,那台北的空氣應該要比台中差,但結果卻是相反,由此判斷更多的空污其實是藉由其他來管道而來。歷史資料指出台北在二、三十年前空氣是相當的糟糕,後來因為當時政府將工廠移出台北,加上大眾運輸規畫普及,民眾使用率高,空氣品質開始變好!        但要政府願意真正改善空氣品質,需要公民一次次的覺醒,不斷展現出人民的力量。我們其實都知道空氣不好,但唯有行動,站出來讓政府看見,改變才有可能!        近來看到一則笑話:「帶太太去北京?」。聽說,在哈爾濱下雪的時候,一定要約上自己心愛的人出去走走;因為,走著走著兩人就一起白了頭了。廣州就不一樣了,這裡只會下雨,兩人走著走著,腦子就進水了。在北京,就更不一樣了,這地方有霧霾,兩人走著走著,另一半就不見了。此消息一出,聽說全中國各地的男士都想帶老婆來北京走走…。這笑話讓人好笑又心酸!呼吸是生存的基本需求,如果連吸一口乾淨的空氣,都變成一種奢求,那我們還能期待留下什麼樣的環境給孩子呢?        所以為了爭口好空氣,讓我們一起站出來:219反空污‧找藍天大遊行   台中場 https://goo.gl/1rGB9w 高雄場 https://goo.gl/g7dZv1 團體響應報名表單 https://goo.gl/vmkVOo

礦下有人!啟動礦業改革,政策環評不能少

2016-10-14

  今天(10/14)下午環保署第303次環評大會,將會審查亞泥西部復礦的羅慶仁與羅慶江案的專案小組兩案併審送二階的建議。然而,儘管環保署在新政府520就任後,李應元署長曾在第一次主持的環評大會後承諾,新政府已透過內閣跨部會協商,著手推動水泥採礦的政策環評,並將修訂《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未來要將所有礦業展延都將納入環評,地球公民基金會卻在日前收到了經濟部對於亞泥西部復礦案的函文,指出經濟部認為「尚無需就礦業開發進行政策環評」,簡單以一紙公文,不但打臉新政府,輕易推翻了環保署與林全內閣的政策方向,更澆熄了礦場周遭居民企盼數十年的礦業制度改革的一線曙光。   今天除了關西鎮金山里、玉山里的居民外,在礦場及水泥廠最密集的宜蘭員山、南澳、花蓮和平、富世、支亞干、清水、台東石雨傘、成功等地,都有族人或居民代表北上,要求行政院給出交代,呼籲政院承諾監督經濟部礦務局進行政策環評,並修訂土地開發與環評相關法規。這是台灣礦場受害社區與部落的首次串聯行動,只要礦業制度改革無法落實,這不會是最後一次! 礦業開發制度對民眾的迫害不分族群   立委高潞・以用・巴魕剌指出,不管是爆破、開挖導致的地表裸露、大量粉塵,對空氣、水質的影響,還有廢土堆置可能造成的滑動走山、土石流…等風險,對當地居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造成極大的危害。特別是在氣候變遷的情況下,坡地災害影響的範圍日益擴大、像最近的風災和豪大雨,已為花東地區帶來非常嚴重的災害。而水泥業造成的空污、暖化與資源耗費,更會對國人健康與權益造成的損害。在這樣的情況下,經濟部礦務局竟如此罔顧事實,霸道地不顧環保署的專業意見,片面表示不做礦業政策環評了。礦業開發與水泥產業應該且必須做整體的環境成本與風險評估,並據以決定未來的國土政策。蔡英文總統在520就職演說強調要追求永續發展的新經濟模式,林全內閣不能放任經濟部礦務局持續暴走,繼續賤賣國土。   比對目前台灣礦場區位和原民會傳統領域調查結果,超過八成的現役礦場位於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卻從未踐行原基法21、22條原住民族知情同意權和自然資源管理權,完全漠視並剝奪原住民族的權利。因此,高潞委員認為,無論從環保或原住民族權益保障的角度來看,整體礦業法的改革勢在必行,礦業開發與展限的過程,必須嚴格把關,並尊重當地居民的意願。她強烈要求政府在完成礦業、水泥業政策環評、檢討礦業法和環評制度、落實部落知情同意權以前,都必須暫緩開發案的進行。     個案?通案?  居民血淚照妖鏡 制度作惡全現形   關西金山里居民羅政宏說,雖然身處在亞泥西部復礦的風尖浪頭上,卻是在一口氣拜訪了幾個宜花東礦場邊社區、部落的朋友們,他才深深體會到,金山里的遭遇不是個案,每個礦場旁聚落的命運都是那麼相似。礦業公司在居民完全不知情下拿到礦權、在礦業法的護航下搶走土地,讓居民與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亞泥1960年在關西開採後,直接間接至少逼走了金山里近30戶人家,在花蓮的富世村,則是直接趕走了50戶左右的人家。但都一樣,從來沒有哪個單位有通知過居民、遑論商量,居民卻得面對這突然從天上掉下來的礦場,搶地、爆破、水源破壞、污染。亞泥甚至在金山里堆出35公頃,高出原海拔250公尺以上的四份子捨石場。礦場不但讓其他產業都迅速地沒落,以前里上要是有人不順從配合,要被請去警備部「喝茶」、被打;現在居民要出來抗爭,則是受著地方勢力各種明著暗著的威脅恐嚇。2003年後因為水泥產業東移,至少亞泥不能再炸山。但誰知新竹縣的礦業保留區在亞泥、邱鏡淳縣長及礦務局神不知鬼不覺地解禁了。要不是因為礦權曾經中斷,亞泥復礦還需環評,否則按照現行礦業制度,金山里會跟宜蘭花蓮的許多部落一樣,等到重機械開上山了,才知道我們家後面300公尺處要挖礦了!水泥明明供給過剩,到底為什麼要再增加礦場?為什麼西部復礦不用政策環評?更何況,這礦場一開下去,緊接著的就是亞泥橫山廠重啟大量生產!   持續以「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對抗花蓮亞泥新城山礦場22年的田姐,田春綢女士,和同樣來自富世村的鄭文泉,以可樂與玻士岸部落的親身經歷,說明礦業開發制度的不合理。可樂與玻士岸部落的原保地,自1973年亞泥以詐騙與偽造而來的拋棄同意書,開闢新城山礦場以來,已被亞泥佔用了43年。當時,近50戶的族人從居住的地方(也就是現在的亞泥礦場)被趕了下來、沒有地方居住,門牌只能掛在樹幹上;到後來,田姊組織「反亞泥,還我土地運動」的22年,在博仲法律事務所、蠻野心足協會的協助下,投入法律訴訟的10多年來,太魯閣族人在跟亞泥對抗的路途上屢戰屢敗,屢敗但屢戰,直到去年包括鄭文泉的母親徐阿金在內的兩位第一代耕作權人,才終於取得了土地所有權狀。但是!!就算拿回土地所有權,亞泥仍在礦業法的霸權下,可以完全無需我們同意地繼續使用我們的土地。土地,是部落族人的、資源,是大家共有的,但亞泥竟可以在從未經過環評、沒有土地所有人同意下,離聚落不過500公尺處持續開採40多年,國家公園、各政府機關都拿他們沒辦法。直到今年,都還有碎石從礦場飛出,砸死族人所養的雞、威脅部落的安全!且按照現行制度,就算亞泥明年底礦權到期,它還是可以輕鬆地展限,不經環評繼續再占用土地20年!這樣的制度,合理嗎?不需檢討嗎?蔡總統代表國家跟原住民族道歉(當天田姊還有被邀請進到總統府見證這一切),都是假的嗎?!太魯閣族有一句話:「Dxgal o dara rudan , Dgiyaq o ririh mswayi」,漢語的意思是「土地是血,山林是家」。我們希望跟大家的努力下,促成礦業制度改革,讓族人重新掌握生命的根源,回到家的溫暖懷抱。   花蓮和中吾谷子部落社區發展協會的楊玉樓理事長則指出,吾谷子部落位在和平水泥專區,在歷經當年撕裂地方情感的徵收後,20多年來,和平一直是全台灣礦場跟水泥廠最密集的地方。部落中央的馬路充斥疾速奔馳的砂石車、我們的天空總是霧茫茫、家家戶戶長久靠買瓶裝水來煮食之外,我們部落的人到台泥的礦場工作,都是外包的臨時工,不只危險缺乏保障,日薪還只有700元。但傷害最重的,還是礦場持續的爆破對周遭山體的影響。   吾谷子部落就在台泥的礦場正下方,四年前年蘇拉颱風帶來的嚴重土石流,直接衝進和中與和仁部落,帶來嚴重的財產損失,在和仁更造成傷亡,是50年代以來唯一的一次。當時土石流衝進來時,族人根本無法從家門口逃生,只能想辦法上到二樓從窗口爬上屋頂,才保住了性命。現在每遇到颱風和豪雨,吾谷子部落就得撤離,蘇花改的路線也因此做了變更。這兩年再加上蘇花改的工程,族人常常半夜都會聽到大石頭從山上滾落的聲音。在這樣的情況下,台泥金昌居然還要再擴大礦場,從150公頃變成250公頃!這礦場就在部落的頭頂上,距離才1公里,但部落完全不知道,連之前的開工說明會,他們都只到相對安全和平部落去說明,完全沒有通知吾谷子跟和仁,我們要求台泥要來跟我們直接面對面說明,保證部落的安全,但至今都沒有得到回應。吾谷子的環境已不如從前,一年一年都不一樣,已是高風險不安全的地方,在這樣的地區為什麼還是能以一個九年前的環評來擴大開採,這樣的制度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實質爭議無法釐清,經濟部實同為虎作倀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員郭淑玲表示,經濟部說,因為現在水泥生產以內需為主,外銷為輔,產能不得擴張,且大理石礦石採取總量管制,所以不需要就礦業開發進行政策環評。但經濟部所謂的「大理石礦石開採總量管制」措施,是在每年的10-11月會商有關機關,依據國內建設需求訂定水泥生產量上限,換算成大理石礦開採總量上限後,再分配各礦場,並逐年調降水泥外銷比率,預計在民國114年降至20%。換句話說,這種所謂的總量管制,不等同於每年開採量的下降,還是要看國內需求,如果需求高,仍然會加高生產量,就會有更多山林水土遭殃,除此之外縱使經濟部達成20%的外銷率,代表仍有20%是挖台灣的山蓋外國的樓,經濟部用這種似是而非的說法拒絕做礦業政策環評,實不可取!   依據政府政策環境影響評估作業辦法第2條規定,礦業開發政策有影響環境之虞,就該進行政策環評。礦產開發屬於消耗性經濟,危及自然資源的合理利用,萬達鑛業開發範圍內有文資法指定為自然紀念物的台灣水青岡、潤泰水泥在水源涵養保安林、亞泥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特別景觀區採礦、關西亞泥距離聚落不到300公尺,開採導致居民房屋龜裂、早期爆破飛石更曾砸死居民。凡此種種,再再顯示我國因為欠缺上位的礦業開發政策環評,才會導致不合理、不適宜甚至不合法的礦場開發案一再發生,因此,依據政府政策環境影響評估作業辦法相關規定,經濟部責無旁貸,必須立即進行礦業開發政策環評。 礦業開發制度,非改不可   地球公民基金會專員吳其融指出,礦務局主導的台灣礦業開發,根本還停留在18世紀的殖民思維,完全忽視人民活在土地上的事實,不但開發前未主動事先通知居民,相關資訊的公開更是付之闕如,至今礦業用地、新舊個案資料以及開挖進度,都只能藏在礦務局自己的大黑櫃子裡,除了目前那不到15%曾經過環評或區委會審查的現役礦場,沒有任何NGO或居民看得到。   這其中凸顯的問題,除了礦業資訊公開的需求,其實是礦業的蠻橫獨大。本來現行制度下,在台灣一定類型規模和區位的開發案,就必須進行環評與土地開發許可的審查。經濟部主導的礦業法和各法規的後門條款卻架空了這些制度,使礦場展限無須環評、森林採礦無須經區委會審查。經濟部總是想讓各個礦場躲過環評,但我們經濟的發展,不該建築在對少數人的迫害之上,更不該建築在對所有人的傷害之上。   也因為如此,日後進行的礦業環評,一定得把相關的產業鏈納入。譬如石礦業與水泥業的緊密關聯,政策環評就絕對需要把石礦業及下游的水泥業,所產生的人民居住威脅、環境代價以及耗水、耗電程度一併釐清。台灣每生產一噸水泥需要耗電22.8~147.9度電,差距能高到將近七倍之多,主因就是我們到現在都沒有在計算評估這些成本與風險,並據之擬定上位政策,促使水泥產業設法提昇、更新製程。政策環評更得盤點公佈至今礦業到底使用了哪些土地,其中又有多少土地環境不宜繼續開採,需要積極投入復育的。 我們的共同訴求   綜合以上的說明,台灣礦業開發制度的問題癥結所在:實質面上,礦業、水泥業環境成本與風險缺乏評估,導致指導發展上位政策的空缺。程序面上,其他機關的權責與功能被架空,缺乏足以制衡礦業暴走獨大的機制。此外,漠視原住民族在其傳統領域的自然資源權力與所有周遭居民都該擁有的知情參與權、土地所有人的知情同意權。長期不被監督下,基礎資訊匱乏,專業能力不足。   針對這些狀況,盼今日行政院能針對我們提出的訴求做出具體回應,我們共同訴求如下: 立即啟動礦業、水泥業政策環評 落實與土地使用開發許可審查及礦權展限的個案環評 踐行原基法保障之原住民族土地自然資源權與知情同意權 全面檢討修正礦業法,清點刪除各目的事業法的採礦後門條款 新舊礦區、礦業用地資料與個案進度全面上網公開   居民與團體發言後,行政院本派出交通資源環境資源處副處長吳振昌、礦務局副局長周國棟、與環保署的代表出面,礦務局與行政院的代表卻只表示一切還需要再研議,引起團體與居民的激憤與撻伐,指出礦務局說謊、而經濟部與行政院無能、缺乏基本判斷能力。最後,行政院交通資源環境處處長陳盈蓉出面承諾,行政院將即刻介入環保署與經濟部的協商會議,並於年底前回覆是否啟動礦業政策環評。   發起團體:關西鎮金山里、反亞泥還我土地自救會、支亞干部落、吾谷子社區發展協會、惜根台灣協會、荒野保護協會、林淑芬立委國會辦公室、高潞・以用・巴魕剌立委國會辦公室、南澳青年聯盟、台灣原住民太魯閣族學生青年會、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勞工陣線、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環境資訊協會、基地營自然探索團隊、原住民族青年陣線、台南市社區大學研究發展學會協會、大比大家庭關懷協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高雄市教師會、高雄市教師職業工會、高雄市柴山會、台灣生態學會、台灣護樹協會、台灣護樹團體聯盟、台灣永續聯盟、高雄市大崗山人文協會、桃園在地聯盟參加聯署、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人民民主陣線士林工作站、捍衛苗栗青年聯盟、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草山生態文史聯盟、淨竹文教基金會、桃園在地聯盟參加聯署、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西海岸保育聯盟、彰化醫界聯盟、社團法人高雄市彩色頁女性願景協會、永社、台灣生態登山學校、冒險精靈、登山補給站…(陸續增加中)   新聞連絡人: 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組專員   潘正正 0932-209226 地球公民基金會山林組專員   吳其融 0909-179416  

熊快樂農場缺工 荒野志工來幫忙

2016-03-15

報導媒體:自由時報 荒野保護協會親子團今天前往西屯「熊快樂農場」擔任一日志工,成員帶著小朋友協助農場進行綠美化整理,要讓農場儘速能開始耕作,不但開放給一般民眾認養,種出的蔬菜也會送給弱勢家庭。 熊肯作團隊在往台中都會公園的都會園路成立熊肯作文創園區,並在園區內設有木工坊,由於該處有很多空地,去年12月,團隊在園區對面,承租了200坪的空地,開墾成為「熊快樂農場」,將種植無毒蔬菜,除了供給給團隊志工,更要送給附近的弱勢家庭。 不過,由於熊肯作團隊的志工並不多,農場雖只有200坪,但因人力不足,只能慢慢的整理,要等到蔬菜長成,不知要等何年。而一向樂愛大自然的荒野保護協會,得知」熊快樂農場」需要志工,而其所種植的蔬菜更會送給弱勢家庭,今天號召成員組成親子團隊,一同來到農場進行綠美化的整理。 協會的秘書「人蔘」表示,荒野是由熱愛這塊土地、熱愛大自然的同好所組成,成員都以植物來取名,就是要為這塊土地而奉獻,得知農場缺志工來整理,便與團隊的創辦人熊英芝聯繫,一同與鄰居一起來整理,今天約20多人,下一次將號召更多的人來協助整理。 熊英芝表示,近1、2年台灣爆發食安,讓人食不安心,因此決定開闢快樂農場,種植無毒蔬菜,開放民眾認養,並且要親自照顧,而長成的蔬菜,將有大部份會送給弱勢家庭,減少其負擔。

珍惜水資源 319牽手守護曾文溪

2016-03-15

報導媒體:自由時報 包括台南市水資源保育聯盟、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台南分社、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組成「守護曾文溪聯盟」,以世界水資源日為發想,並結合玉峰堰解編等台南在地議題,推出「守護曾文溪系列活動」,並於3月19日舉辦319手牽手守護曾文溪。 環團表示,聯合國在2015年發布年度報告警告,世界各國都有嚴重浪費水資源的現象,到2025年將會造成2/3的世界人口生活在缺水的國家,到2030年全球可用的淡水資源將減少40%,全世界將陷入水資源危機。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發言人陳椒華表示,每年的3月22日是聯合國訂定的「世界水資源日」(World Water Day),而今年(2016)世界水資源日的主題為「水與就業」,凸顯水資源與就業兩者具有改變人們生活的影響力。 環團表示,系列活動包括3月5日(六)上午10點在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台南站(南市裕農路360號)舉辦的講座,邀請陳椒華老師分享13年來守護水源區的豐富故事。3月12日(六)上午9點由環球科大教授張子見在荒野保護協會台南分會(南市東區裕農路288巷15號)分享守護濁水溪的運動經驗。 另外,319手牽手-守護曾文溪則於3月19日(六)於上午9點40分在大內橋上手牽手守護曾文溪,隨後並舉辦曾文溪巡禮。曾文溪是台南人的母親河,守護曾文溪,大家一起來!詳情可洽臉書「2016世界水資源日─守護曾文溪系列活動」。

荒野保護協會 踏查台東野溪記錄現況

2016-02-15

報導媒體:客家電視 荒野保護協會台東分會的野溪調查小組,幾十位成員,從2014年10月起,每個月都實際走入台東的野溪記錄野溪現況,並將一年多的踏查結果,與公部門討論,希望在治溪工程與環境生態中,找到最大的平衡點。  河道原本是比這還寬的,我覺得我們調查,需要去思考這件事情,為什麼公部門要花這麼多錢。  寒風細雨中,十多位荒野台東分會野溪調查小組的成員,穿著雨鞋,順著台東卑南鄉的,萬萬溪溯溪而上,有的成員抄寫著所見所聞,有的則是拍照記錄,第一次參加的學童,對於平日少注意的溪流狀況,更是感觸很深。  學童 廖宸陞:「看到那個很多野溪都被破壞,覺得滿可惜。」  一年來,野溪調查小組的足跡,踏遍了東海岸十多條野溪,從一張張相片,可見這些罕為人煙的自然野溪,卻因為公部門的整治工程,反而阻絕了許多生物的生存空間。  野溪調查小組成員 魏嘉俊:「垂直移動,牠們回溯,迴游廊道的阻礙,橫向部分也會有讓動物無法親近的狀況,這個都是我們工程,對於動物的影響。」  除了觀察與紀錄外,這群人日前也試圖用手邊資料與公部門對話,尋求更好的野溪整治方式。  野溪調查小組成員 方正儀:「透過這樣子去認識溪流的環境,然後我們透過這樣的瞭解,我們有資料,我們來跟他溝通,我們實際看到的,希望去影響水保局改變一些以前比較不當的作法。」  每個月進行一條野溪的調查,並逐步建立資料庫,野溪調查小組希望能建立與公部門的對話窗口,在工程起始前,給予相關建議,避免工程造成不可逆的生態浩劫。

守護黑面琵鷺棲地,法院撤銷茄萣1-4道路環評案

2016-01-22

報導媒體:環境資訊中心 黑琵棲地不開路!法院撤銷茄萣1-4道路環評案 高雄市政府要在茄萣濕地開闢1-4號道路,茄萣當地居民不服環評審查結論,對市府提出行政訴訟,19日在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宣判高雄市政府敗訴,撤銷原環評結論。 本案委任律師詹順貴表示,茄萣濕地是黑面琵鷺來台第二大棲地,本就不應開發,至於法官判決的理由,要等收到判決書後才清楚詳細判決內容。本案高市府仍可上訴,到場聆聽判決的台灣濕地保護聯盟秘書長謝宜臻、茄萣生態文化協會理事長鄭和泰皆表示,為了黑琵棲地的完整,建議市府不宜開發這條道路。 茄萣濕地近年成為黑面琵鷺來台渡冬的重要棲息地,也名列國家重要濕地,然而高雄市政府卻在2014年7月17日通過在濕地中開闢1-4號道路的環評案,並在環評結論中提出但書,要求開發單位「於1-4道路開闢後,在黑琵棲息的季節以替代道路進行人車交通管制,此外要將1-1道路南區變更濕地公園,濕地公園保育利用計畫於審查通過後應在二年內完成施工,屆時1-4道路始可動工。以及每年黑琵棲息的季節不得施作工程。」 保育團體批評,這樣的決議匆促,並未解決黑面琵鷺棲地遭毀的疑慮,然而高市府旋即開始進行施工作業,環保團體和當地居民決定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不過,工務局已於去年開始動工,進行1-1道路南區的公15濕地公園,預計濕地公園完成後,就要開闢1-4道路。 國家重要濕地  開發影響層面大 根據律師提出的訴狀指出,高市府針對茄萣1-4道路的環評審查不切實,不僅環說書資料不齊全,環評委員提出的諸多問題,都未經委員實質審查,僅由開發單位口頭回應後,就在會議當天有條件通過。且律師指出,當天環評決議的附帶條件並未經環評委員投票,也未記錄委員的綜合評述,認為高市府罔顧環評法的規定,環評結論應予以撤銷。 而最重要的是,茄萣濕地為國家重要濕地,且是一級保育鳥類遊隼和黑面琵鷺,以及二、三級保育鳥類的棲息地,開發案對於生態影響範圍大,本來就應採取迴避原則、採用替代路線,市府卻以有條件通過第一階段環評,明顯違反《濕地保育法》和《行政程序法》。 不過高市府認為,環評會議已經做到實質審查,並且決議附帶條件經環評委員同意可做好保育措施,對環境不會有顯著不利影響。 經濟效益差、耗費社會成本  濕盟呼籲花媽堅持環境價值 聽了法院判決後,鄭和泰表示,為黑琵擔心的壓力終於減輕了。謝宜臻則認為,環境權已是普世價值,尤其面對黑面琵鷺這種一級保育鳥類,且茄萣濕地為國家重要濕地,應該避免開發行為,市政府在考量補償措施之前,就應先採用迴避策略,而非破壞後再補償。 況且這條道路實際開闢的經濟效益,也一再遭到質疑,為了開闢一條900多公尺的道路不僅效益不大,反而耗費龐大的社會成本。 濕地保護聯盟呼籲高雄市政府尊重法院判決,不要繼續1-4道路工程,尤其民進黨已重新執政,希望陳菊能堅持當初創黨的環境價值(註),不要破壞環境,並能維護司法尊嚴,停止工程。 茄萣濕地近年成為黑面琵鷺的第二大棲息地,去年有超過200隻黑琵來此棲息渡冬,今年到目前為止,也有150多隻。鄭和泰說,接下來正是賞鳥的好時機,茄萣生態文化協會每週六、日都在茄萣濕地的八角亭進行賞鳥解說。 ※註:民進黨黨綱第六點:維護生態環境。匡正過去破壞生態環境之經濟掛帥政策,確立生態保育及生活品質優先之原則。有關自然資源的開採及利用,化學物品的生產及使用,核電的投資等有關政策,均應先行嚴格評估。   報導媒體:聯合新聞網 開路破壞茄萣濕地 高院撤高雄市府環評 高雄市茄萣溼地是黑琵重要度冬棲息地,高市府前年底以人口增長、交通需求為由,通過在濕地中開闢1-4號道路的環評案,引發環保團體及居民抗議,質疑市府環評草率,環團、居民提出撤銷環評的行政訴訟,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前天撤銷環評。 高市環保局長蔡孟裕昨說,尊重法院的意見,待收到判決書後再研議後續處理。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合議庭認為,高市府通過的環評審查結論是屬於有條件通過環評,會議紀錄並未記載表決方法、結果,且參加人未依環評委員會的要求提供完整資訊。 環評會又未將國家重要濕地保育計畫列入開發案相關周遭計畫予以考量,明顯違背環評法施行細則規定。 合議庭指出,道路開發對環境有無重大影響,是否需進行二階段環評審查,高市府環評並未充分斟酌,認定環評結論判斷違法,裁定撤銷環評結論,全案可上訴。 台灣濕地保護聯盟等環團昨呼籲市府放棄上訴,不要開闢該道路,以保全茄萣濕地的完整性。 環保局綜計科昨天表示,國家重要濕地保育計畫是行政計畫,為指導方案,環評委員有據此審酌。 因環評委員會屬合議制,會議紀錄有列出討論結果,若有必要,會附表決方法。 茄萣濕地是台灣黑面琵鷺的第二大棲息地,去年紀錄到200多隻黑琵到茄萣度冬,但市府前年通過的茄萣區1-4號道路工程開發案,道路延伸茄萣區莒光路南段947公尺,將濕地一分為二,引發破壞水鳥、環境生態的疑慮。 但茄萣區公所在專案審查期間表示,當地居民有超過7成認同要開路,以貫通茄萣區南北,有助觀光、交通。環團則認為就算開闢道路,也無法吸引遊客,反而破壞生態。   報導媒體:中央社 反對開路 茄萣濕地護黑琵生態區 高雄市茄萣生態文化協會理事長鄭和泰今天向市府喊話,希望市府順應民眾對生態環境保護的要求,勿再提上訴,才能免於茄萣濕地被1-4號道路的開闢分割成兩處。 為了保護茄萣濕地免被道路工程分割,居民提起行政訴訟,市府被認定違反行政程序,撤銷市府環評結論;不過許可市府可以上訴。 市府環保局長蔡孟裕今天表示,將等收到判決書後再研議後續處理方式。他指出,市府依程序推動環評,過程合法,去年7月環保局審議通過環境影響評估,因為原計畫有修正,所以還要再進行環境差異評估。 市府工務局長趙建喬指出,長約947公尺的1-4號道路工程已進入細部設計階段,工務局依程序辦理,等環差通過就發包興建,工程概算約新台幣1億元。 鄭和泰說,以目前茄萣濕地的道路動線而言,根本沒有新闢1-4號道路的迫切性,當地沒有交通壅塞的問題;截彎取直闢1-4號道路,只會節省車行時間約90秒,他促市府尊重司法判決,還給生態候鳥優質的棲息地。 茄萣濕地是台灣可以欣賞候鳥最南的據點,每年約有近300隻的黑面琵鷺到此過冬;因為茄萣濕地有豐富的生態和魚類,因此吸引很多賞鳥客,市府還配合環境整理,設賞鳥據點,已成假日的熱門景點。   報導媒體:蘋果日報 守護黑面琵鷺 法院撤銷茄萣濕地開路環評 高雄茄定濕地是近年黑面琵鷺來台渡冬的重要棲息地,但高雄市政府在前年通過開闢1-4號道路並通過環評,引發當地居民與環保團體不滿,認為市府倉促開發勢將破壞黑面琵鷺棲地,因此提行政訴訟,高雄高等行政法院昨判高雄市政府敗訴,應撤銷原環評結論。仍可上訴。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判決理由認為,茄定濕地名列國家重要濕地,政府卻沒有完整的保育計畫,而高市府計畫開闢1-4道路前,並未提供詳盡的資訊給環評委員,環評委員提出的諸多問題均未經過實質審查,僅由開發單位口頭回應後就在會議中通過。 此外法院也認為,當天環評決議的附帶條件並未經環評委員投票,也未記錄委員的綜合評述,表決方式已違反環評法相關規定,因此判決將環評結論撤銷。 12名提告居民委任律師詹順貴表示,茄萣濕地是黑面琵鷺來台第二大棲地,本就不應開發,若照市府計畫開發,濕地會被切成「丁」字形,整個濕地也會因為道路開發消失不見。他希望高雄市政府不只不要再上訴,而是應該徹底打消繼續開路的念頭,「這條路其實只有九百多公尺,可以節省用路人多少秒數?根本沒有意義啊!」   報導媒體:自由電子報 茄萣濕地闢路環評 高雄市府敗訴 爭議多時的茄萣濕地一之四號道路(銜接莒光路)開闢案,因在地居民不服市府環評審查結論,對市府提出行政訴訟,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前天宣判高雄市政府敗訴,撤銷原環評結論,本案高市府仍可上訴。 此案可上訴 市府尚未表態 環保局長蔡孟裕表示,還沒收到高等行政法院判決書,不知敗訴理由,要看判決具體內文,清楚法官撤銷理由後,再決定下一步。 法官認為,市府通過環評審查結論,屬有條件通過環評審查,但會議紀錄未記載表決方法及結果,又未提供完整足夠的資訊進行環評審查,加上該次環評會未將國家重要濕地保育計畫列入開發案中,明顯違背環評法施行細則,認定所做判斷自有違法,判決高雄市政府敗訴。 茄萣居民分成贊成和反對兩派,茄萣生態文化協會理事長鄭和泰和濕地保護聯盟認為,為了黑琵棲地的完整性,市府不宜開發一之四號道路,建議不要再上訴;崎漏里長邱美麗則痛批這項判決沒有道理,將嚴重阻礙地方發展。 茄萣濕地已成為黑面琵鷺來台度冬的第二大棲息地,也名列國家重要濕地,市府於前年七月十七日通過環評案,環評結論並附有但書,要求開發單位在道路開闢後,在黑琵棲息的季節,以替代道路進行人車交通管制,一之一號道路南區將變更為濕地公園,濕地公園保育利用計畫於審查通過後二年內完工,屆時一之四號道路始可動工,每年黑琵棲息季節不得施作工程。 反對濕地開路的茄萣居民,不服市府環評審查結論,委託律師詹順貴提出行政訴訟,主張茄萣濕地為國家重要濕地,也是一級保育鳥類遊隼和黑面琵鷺,以及二、三級保育鳥類的棲息地,開發案對生態影響範圍大,本應採迴避原則、尋找替代路線,市府卻有條件通過第一階段環評,明顯違反「濕地保育法」和「行政程序法」。 高市府認為,環評會議已做到實質審查,決議附帶條件,並經環評委員同意可做好保育措施,對環境不會有顯著不利影響。

亞洲水泥橫山場開發化整為零?環保署:需合併環評

2015-12-17

報導媒體:上下游News&Market新聞市集 半世紀前,亞洲水泥在新竹縣關西鎮開闢「橫山場」,炸山挖礦所造成的環境破壞和工安意外是許多在地居民的夢靨,本以為礦廠開發會隨著民國92年橫山場熄燈而落幕,沒想到時隔12年,亞泥有意在橫山場周圍再開闢礦場,數十位關西鎮金山里、玉山里和錦山里的居民擔憂歷史重演,在今天環保署審查礦場環評計畫時,特別北上進行抗議。 四分子捨石場問題未解決 泥流入農田、校園 遠東集團所擁有的「亞洲水泥」在民國49年曾於新竹縣關西鎮的帽合山開闢「亞洲水泥橫山場」,炸山挖礦後廢土便往北側溪溝推,逐漸形成今日面積大於30公頃、海拔約480公尺的「四分子捨石場」。 這個捨石場規模之大一直是地居民的夢靨。在關西鎮金山里擁有一座柑橘園的老農戴阿宏指出,2012年曾因一場暴雨導致四分子捨石場崩塌,有些泥流就沖進他的柑橘園,那年他幾乎沒有收成,但沒想到亞泥提出的事後補償竟是300包水泥,從此不聞不問,「那是我的私人土地,亞泥沒跟我買,怎麼可以侵占我的土地。」 曾在亞泥礦場工作的羅政宏則提到,四份子捨石場不只造成當地地下水文改變,擋土牆與道路龜裂,由於捨石場下方不到300公尺距離就是金山里,過去便曾發生過土石流沖進錦山國小和金山里聚落的狀況,「宛如小林村第二!」 環團:三礦場相連 業者卻分切三案規避《環評法》新規 亞泥橫山場後來隨著70年代政府的水泥產業東移計畫,在92年正式熄了燈號,當時為了保護西部礦源還在關西鎮一帶劃設「石灰石礦保留區」,但經濟部2年前將新竹縣轄內2個保留區都予以解禁,隨後羅慶仁、羅慶江和亞洲水泥的礦權申請陸續通過,成為外界所稱的「西部復礦第一案」。 環保署今天下午連續審查「羅慶仁等所領臺濟採字5645號」、「亞洲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所領臺濟採字第5640號」兩案,再加上近期將送件的「羅慶江所領臺濟採字5647號」,這三個礦場基地幾乎相連,又都專為亞泥供料,就連加工運輸器材也都共用,業者卻拆開來分送審查,遭環保團體和在地居民抨擊有規避《環評法》之嫌。 據了解,羅慶仁、羅慶江和亞洲水泥三案面積分別為28公頃、26公頃和26公頃,合計共約81公頃,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潘正正強調,民國88年亞泥曾提出一個單一礦場申請案,面積廣達116公頃,這次範圍和當年申請案差異不大,僅排除捨石場和羅慶仁和亞泥間的地質問題區,如今卻切成三案分送審查,恐有規避《環評法》的嫌疑。 今年7月新修正通過的《環評法施行細則》第19條第1項第1款指出:新增探礦、採礦工程面積達50公頃以上,就應該直接進更嚴謹的二階環評審查程序。地球公民基金會和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一致認為,本於法令的規範,環保署應該站在環境保護的立場,要求三案併審,直接送交二階環評,進行實質審查。 除此之外,綠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詹順貴直言,像亞泥案這類高耗能產業根本不該再開發,而就其觀察亞泥財務年報,其2011年到2014年約有3成的水泥和熟料都外銷他國,今年亞泥更預估外銷數值提高到148萬噸,但目前送交環保署審查的三個礦場案最多只能創造在地就業約30人,究竟是在為台灣創造什麼經濟利益? 亞泥關西復礦爭議大 環保署環評委員自提併案審查 環保署下午先進行「羅慶仁等所領臺濟採字5645號」審查時,還未進入實質討論,席間便有環評委員提出程序問題。環評委員游繁結提到,羅慶仁、羅慶江和亞泥三案相距不遠,無論是空氣或噪音的影響都有連動關係,不應拆成三案分別審查。 接著專案審查小組進入閉門會議討論,最後做出「三案應合併評估」的決議,送交環評大會討論。至於三案是否併案進入二階審查?也將由環評大會討論。 對此,亞泥新竹製造廠廠長邱志宏僅表示,勉強接受這個結論,畢竟這是環評委員的意見。

荒野綠校園 南大附聰建構生態校園

2015-11-26

報導媒體:中央社 在國立臺南大學附屬啟聰學校陳秀雅校長與荒野保護協會老貓(范明哲先生)等人的多方奔走下,促成荒野保護協會志工老貓、光蠟樹及荒野台南分會會長黑琵一行約10人來到南大附聰,進行第一次的荒野綠校園講習與實務操作,帶給學校一個全新的思維,讓教職員對環境的維護及如何永續經營校園生態有更深一層的體認,也希望藉由師長指導學生們瞭解生態學基本概念及如何進行資源節約與再利用,讓還給荒野、環境保護的觀念得以萌芽茁壯。 本次活動,首先由荒野保護協會的老貓簡介將校園還給荒野的概念,後由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明靜說明荒野協會的朋友們,在數次討論後對於生態池設計的看法與構圖;接著由妙妃介紹如何以植栽凹穴(rain gardens)讓水可以滲到地下,以進行水資源的再利用與水土保持。光蠟樹則對校園開放式蝴蝶園植栽的規劃,以及如何選取適合南台灣的誘蝶植物給予明確的指導與介紹。最後則是實地操作演練,由老貓親自示範如何製作友善環境的樹箱,並讓教職員們親自操作,學習如何用自己的力量讓校園環境生態自行恢復調節功能。 南大附聰表示,有別於一般學校的蝴蝶園都是將蝴蝶關在園裡,荒野協會指導該校以對環境更為友善的方法,採用開放式方式,讓孩子們可以更親近環境,與自然更加融合,讓孩子將環境行動經驗融入於學習活動中,讓學習與生活結合,培養學生處理生活周遭問題的能力,也讓學生對學校產生歸屬感與參與感。 

大山背梭德氏赤蛙 2千多隻創紀錄

2015-11-06

報導媒體:自由時報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十月間辦理新竹縣大山背梭德氏赤蛙護蛙任務及蛙況調查,這是護蛙任務第七年登場,志工們統計今年出現二千四百五十二隻赤蛙,蛙況是歷年之冠,可見當地生態保育相當成功。 「今年我們不但護蛙,而且還先改善了梭德氏赤蛙棲地旁的山溝,讓赤蛙的生活環境更友善,也因此增加了牠們的存活率。」荒野協會新竹分會會長劉月梅很感謝今年護蛙志工的積極投入,不但大家爭相報名當赤蛙過馬路的「導護志工」,還有人幫牠們「清水溝」,更周延的護蛙任務果然展現了更好成果。 根據護蛙志工的統計,在十月晚間過馬路到大山背野溪交配產卵的梭德氏赤蛙,公蛙有一千七百六十三隻、母蛙有五百二十四隻、難以辨別的有四十一隻、發現時已死亡的有一百廿四隻,總數為二千四百五十二隻。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從二○○九年開始護蛙時,就同步展開蛙況調查,當年記錄到的赤蛙數量為六百卅三隻,隔年成長到二千零九十三隻,之後一直都是維持在一千多隻,直到今年才又突破到二千四百五十二隻。 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表示,從民間發起的這項大山背護蛙生態保育活動吸引官方跟進,當地設有全台唯一的護蛙道路標牌,而且護蛙成果聞名國際,連馬來西亞荒野保護協會的生態保育志工今年也來觀摩。 延伸閱讀:幫青蛙過馬路FB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