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部落格:守護河川山林

守護河川山林

台灣地體源於菲律賓海板塊與歐亞大陸板塊擠壓,海槽溝的沈積岩因擠壓地震不斷隆起,故地層逆衝造山伴隨崩塌,乃台灣地體本質;雖位居亞熱帶,但因高山屏障洋流、凝聚水氣,故雨量充沛,氣候溫暖。全島五條山脈山巒綿亙,溪谷短急不穩,垂直高差將近4,000公尺,加上地質鬆脆、四面環海,更形成了豐富珍貴的各類地形與地質景觀,也孕育出豐富多樣的動植物生物相,造就台灣土地的「脆弱」與「珍貴」的特性。因此,台灣的河川山林無不反映出這兩大特性,然而人為活動長期與天爭地,對於脆弱地體環境過度開發利用,濫墾、濫伐及濫建普遍,致使國土自然資源承受難以復原的損傷,更加重了天然災害的威脅與破壞力。如果健忘的人們還要繼續粗暴的開發與破壞,那大自然反撲的戲碼必定會不斷的上演!

幫大山背梭德氏赤蛙過馬路

2015-04-10

文、圖/劉月梅(荒野保護協會副理事長、新竹分會分會長) 『誰』為了『什麼事』要過馬路? 每年10月,在新竹大山背將上演一場熱鬧的生物結婚,集團結婚的動物是梭德氏赤蛙。對牠們而言,這段期間是產生下後代的時機。對生態保育人員而言,期待盛宴能夠順利,避免傷亡,因而組隊協助主角梭德氏赤蛙,期望牠們能在干擾較少的狀態下順利過馬路,回到原生地完成結婚典禮。 會遇到什麼『危險』需要哪些協助? 10月是梭德氏赤蛙的生殖季節,接近日落時分,成蛙會自森林下層移動至溪流等待,若順利則可產下卵塊,但經常不是如此順利,因為森林與溪流間建有一條3米寬左右的道路,還有高聳的人工水泥壁,日落時分到路上有眾多來往車輛,梭德氏赤蛙也在此時跨越馬路,兩者就這樣在道路上交會。小生物抵不過車子的輾壓,極可能在跨越馬路時成為輪下冤魂;開車的人無法順利看見牠們正要穿越馬路,赤蛙也不會避開車輛。生態保育志工因此成為協助赤蛙過馬路的最佳守護員,呼籲駕駛在此路段減速,或建構廊道讓牠們過馬路,期望10月的婚禮可更加順利。 還可以『多做』什麼? 一場可預期出現的生態盛宴,需經過細心的規劃,婚宴雖然10月才開始,而我們在3月就開始籌措準備,讓志工能順利完成紀錄與監測、備置所需器材、進行領隊培訓等。期待在盛宴中,可記錄今年梭德氏赤蛙的數量、測量並收集環境監測的數據、進行卵塊位置的調查及數量,同時進行清淨溪流以利蝌蚪順利發育。 可以『先做』哪些準備? 遇到困難的事,只要細心規劃,將困難化解就能容易進行;遇到繁雜的事,只要能夠抽絲剝繭,將事情簡化就變得較為單純。為了使繁雜、費力、費時的護蛙行動順利進行,新竹分會提早籌劃執行,包含護蛙領隊培訓、攝影展、繪圖比賽、著色比賽、生態廊道預定地規劃、卵塊調查計畫執行等。在9月底前全數完成規劃,接下來大夥們就安心、雀躍、興奮地迎接10月的婚禮。 所得『統計資料』及『發現問題』 2014年經過社區與一般民眾觀察記錄到過馬路的青蛙總數為1210隻,但仍有132隻梭德氏赤蛙在過馬路時不幸被車輾死,每天約有4至5隻,死亡數量比未進行護蛙行動前減少許多,但也表示護蛙的方式還有許多進步空間。今年卵塊數量卻比去年低很多,有可能是因為今年梭德氏赤蛙較晚出現,又或許是因今年10月10日至12日的大雨將先出現的卵塊沖走。由此我們再次關注到,氣候的變動及微棲地的變化,對生物的生存有巨大的影響。 護蛙行動前,周詳的準備可能遇見的困難及收集相關數非常重要,但影響生物生存的真正因子還是棲地環境變動。穩定度相對高的環境,對生物影響較不明顯,族群密度會較為穩定。當環境因子如溫度、雨量等變動過大,則生物出現的季節,甚至生殖週期都會受到影響。棲地環境的穩定是生物族群生存的最重要因子,如何讓自然棲地保持環境穩定,是環境保護的重要使命。少用一次性物品,減少石化燃料或能源的使用,都是對環境維護有幫助的作法,大家一起努力吧!  

數一數有多少隻?嘉義荒野夥伴諸羅樹蛙族群量調查紀錄

2015-04-10

文/鄭宏毅(荒野嘉義分會解說員,自然名:米粒)、莊孟憲 圖/鄭宏毅 指導及分析:莊孟憲 參與工作人員:鄭宏毅、李冰丹、吳金治、林憲卿、楊智強、許銘坤、蘇東波、黃慧瑜、王文成、許媚菁、陳靜茹、施柏魁、翁瓊玥、陳美枝、黃仕龍、吳明信、嘉一奔鹿團 時間回溯到3年前(民國101年),嘉義荒野志工們重新思考著,以嘉義古地名「諸羅」作為其俗名的諸羅樹蛙(Rhacophorus arvalis Lue, Lai, and Chen, 1995),嘉義荒野多年來只在大林鎮社團國小旁、嘉101道上一塊苗木園及嘉義市圓林仔社區、頂庄社區進行調查及觀察,無法像是棲地保育計劃更進一步的作為。幾經思考後,選定了大林鎮社團國小旁諸羅樹蛙棲息地,擬進行棲地記錄及分析。為何要選擇這塊棲地呢?主要是它連接了軍方用地(此地區最大面積的雜木林)、國有地、水利用地及榮民工程有限公司用地等,銜接成一塊約1公頃多且附有多層次的棲地(下圖),特邀請真理大學莊孟憲老師前來協助規劃樣區及調查方式。莊老師指導分會夥伴,在廢棄的軍事用地邊緣依照不同的林相畫設了四個樣區,調查頻度從7月持續至12月,每月一次。就這樣一群志工們,全副武裝,帶著刀光見影的工具,斬荊闢棘進入畫設樣區。 當然,文中提及軍方為此樣區內最大地主,不拜碼頭是不行的,幾經公文的往反,軍方同意了,有趣的是他們也不清楚我們申請的是哪一塊地,所以第一次會勘就發生烏龍事件,軍方開啟了非我們申請用地(已停用的飛彈基地),這塊地應說是營區,它四周被高牆所包圍著,內部又有軍用大水池及雜木林覆蓋著,想當然爾,諸羅樹蛙一定非常的多,而且也不須我們去擔憂牠們,因為牠們被高牆保護的很好呢! 就這樣在總會協助與分會夥伴努力完成了三年的調查記錄。這塊廢棄的軍事用地緊臨著幾處諸羅樹蛙族群數量穩定的棲地,透過這個計畫,我們希望可以調查軍事用地內諸羅樹蛙族群的數量及族群量季節變化,同時調查共域的生物相,以期建立調查方法後,往後持續調查將可以了解諸羅樹蛙族群量是否有減少的趨勢,並且擬定相關的保育策略。當然,更深遠的目標是在基礎的環境教育推廣工作之外,能朝向「諸羅樹蛙避難所」的機制建置,讓物種調查延續與在地力量擴大,期望此保育類物種可成為「嘉雲南的綠寶石」。 期間,嘉義親子團一團奔鹿團加入在地棲地守護的行列,在第二年調查計畫進行中,嘉一奔鹿團協助樣區的清理,清除了雜木蔓草與倒落的竹子,並且就地取材搭建了便橋。同年冬季也再次進入樣區搭建平台,希望可以讓隔年的調查更加順利。一般我們知道青蛙會利用樹木的基部或是落葉層挖洞暫時躲避取暖渡冬,而在竹林中生活的諸羅樹蛙也會利用農民保護竹筍的黑布與落葉在竹節處渡冬;在這次的行動中,我們也觀察另一種渡冬的狀態,在竹筒中擠著數隻面天樹蛙與中國樹蟾相依偎(右圖),讓親眼目睹的夥伴們大呼驚奇!這也是第二年調查計畫中額外的收穫。 三年的調查已告一段落,經調查數據送交莊孟憲老師分析。以下為莊老師分析結果及結論:101至103年於大林鎮軍備局共設有4處10公尺見方的調查樣區,於諸羅樹蛙繁殖高峰期進行調查。101年度共進行7次調查,分別為7/20、8/3、8/29、9/19、10/17、11/18、12/24;102年度共進行4次調查,分別為6/19、7/17、8/9和9/18;103年度亦進行4次調查,分別為6/11、7/11、8/1和9/17。累計三年共發現5科8種蛙類,其中史丹吉氏小雨蛙、諸羅樹蛙及面天樹蛙等三種蛙類為特有種,諸羅樹蛙為II珍貴稀有野生動物(表1)。 表1. 2012-2014 年嘉義縣大林鎮軍備局蛙類名錄 科名 中文名 學名 特有種 保育類 蟾蜍科 Bufonidae 黑眶蟾蜍 Duttaphrynus melanostictus     樹蟾科 Hylida 中國樹蟾 Hyla chinensis     叉舌蛙科 Dicroglossidae 澤蛙 Fejervarya limnocharis     狹口蛙科 Microhylidae 小雨蛙 Microhyla fissipes     史丹吉氏小雨蛙 Micryletta steinegeri *   樹蛙科 Rhacophoridae 布氏樹蛙 Polypedates braueri     諸羅樹蛙 Rhacophorus arvalis * II 面天樹蛙 Kurixalus idiootocus *   備註:II珍貴稀有野生動物。保育等級係根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於2009年3月4日公告修正,2009年4月1日正式生效之「保育類野生動物名錄」(農林務字第0981700180號)。 101至103年15次調查累計654隻次蛙類,其中以小雨蛙224隻次最多,其次為諸羅樹蛙139隻次,史丹吉氏小雨蛙第三,為109隻次(表2)。各樣區以社團國小發現數量最多,共265隻次,其次為竹林區240隻次。諸羅樹蛙以社團國小樣區最多共發現87隻次,竹林樣區則無諸羅樹蛙紀錄。諸羅樹蛙密度估計以「累計隻數/15(調查次數)/100註1」計算,可得社團國小580隻/公頃、竹林區0隻/頃、高草區286.7隻/公頃、雜木林60隻/公頃。台南市麻豆區總爺藝文中心次生林內曾估算族群量約為900隻/公頃註2,另外100年曾於社團國小次生林進行族群估算,數量為456隻/公頃註3。本次調查高草區與雜木林估算密度越低於文獻數據,推測原因:第一,因本案希望透過志工參與調查,故調查樣區數量較少,日後如有相關調查計畫,可增加調查樣區數;第二,軍備局內高草區容易積水,但是遮蔽性不佳,雜木林區內則不易形成積水處,固較不易吸引雄蛙前來鳴叫求偶,建議可以參考社團國小諸羅樹蛙棲地營造方式,增加地被姑婆芋、美人蕉等作物,提供諸羅樹蛙棲息空間,或挖掘些許約10至20公分深之土溝,模擬綠竹林下水道,或可增加族群量。 表2. 101-103 年各樣區發現蛙種累計數量   黑眶蟾蜍 中國樹蟾 澤蛙 小雨蛙 史丹吉氏小雨蛙 布氏樹蛙 諸羅樹蛙 面天樹蛙 總計 社團國小 1 1 23 73 51 13 87 16 265 竹林區 10 3 18 141 55 13 - - 240 高草區 - 41 - 3 - 1 43 7 95 雜木林 2 10 13 7 3 4 9 6 54 總計 13 55 54 224 109 31 139 29 654 由圖6可見,101年度除8/29調查數量較高外,其餘數量均小於5隻,102年起有逐漸增加的趨勢,與當年調查實的氣溫較無相關,可能與當年度調查月份的累積雨量有關。 圖6. 諸羅樹蛙每次調查數量變化圖。 圖7顯示諸羅樹蛙以社團國小內族群比例最高,佔所發現個體的63%,其次為高草區31%,最少為雜木林區僅6%。表示軍備局內確實有諸羅樹蛙族群棲息,惟日後如要增加諸羅樹蛙族群量,則須進行微棲地改善與復育。 圖7. 諸羅樹蛙在不同樣區出現比例 許多夥伴或許會問,為何要進行定性與定量的科學調查?往年的觀察大多著重在物種認識與推廣教育,並沒有可信賴之數據,留下的資料可能會因調查人員的人力或能力而有誤差;每次調查如果沒有固定面積和固定的努力量,那麼可能因為調查出來的數量可能是因為當次調查面積比較大,而不是真的增加或減少。面對軍備局與附近棲地是否能保存的不確定性,公部門往往會問我們一句話:「請問有多少隻諸羅樹蛙?」透過科學化的調查成果,可以讓軍方及地方政府信服,一但日後這些土地有開發的壓力,才有數據來評估可能造成的影響,並提出保育策略。另外,有了基礎數據,往後如果再進行相同的調查,才有標準化的數據,比較年間的族群量是增加或減少,並可探討其可能的原因。三年15次的族群估算調查,對研究單位來說可能並不多,但對嘉義荒野的夥伴來說,堅持完成一個固定的調查任務已經是相當難得的經驗,也希望透過本文,和其他分會夥伴一起共勉。保育的路上,荒野可以做得更好。 註1:每個調查樣區為10*10 公尺,即100 平方公尺,累計隻數/15( 調查次數) 再乘以100,即為每公頃之密度。 註2:陳柔聿、林育禾、梁詩珮、倪國順、莊孟憲,2007。麻豆地區諸羅樹蛙族群數量、近郊衰退及棲地復育實驗之研究。2007 年動物行為暨生態學術研討會。 註3:莊孟憲,2011。嘉義縣保育類野生動物諸羅樹蛙(Rhacophorus arvalis)族群監測及保育推廣計畫。嘉義憲政府委託。

荒野的生存與能源的選擇

2015-04-10

文/林子淵(荒野保護協會氣候變遷能源議題小組召集人,自然名:白鯨) 地球曾經是依循著自然循環交替的步調,而大自然中的生命,亦依循著這規則繁衍與演化,數億年來一直如此。直到18 世紀工業革命開始,「燃燒」首次作為動力來源後,地球環境的變化便開始以急遽的速度脫離原先的步調。 到了21 世紀的今日,人類面對前所未經歷的全球氣候變遷、全球平均溫度大幅上升的大難,經科學界長時間的研究幾乎已經確認是因人類活動導致。但是,即使大家明白經濟成長所帶來的資源消耗以及氣候災難之事實,卻仍緊緊擁抱「發展」不放,即便地球資源都已經很難再支持高度「發展」,多數國家的政策依然以高經濟成長數字為目標。 因此,為了挽救現況,聯合國推出限制碳排放的國際協議,可是當這協議推出,勢必遭逢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不可避免的對峙。如歐盟等已開發國家聲稱如果再不限制二氧化碳排放量,人類將面臨嚴峻的生存危機,但如中國和印度等開發中國家則認為,在18 世紀後,這些已開發國家已然享受過工業經濟發展的種種優勢和好處,並把環境破壞至如今一般,這時卻才要求其他企圖開發的經濟起步國家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等同於扼殺其工業經濟發展的機會。在彼此指責和要求聲中,美國則是認為如果中國等開發中國家如果不接受限制,那美國也沒有必要接受碳排放限制。於是,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如同水火,而國家和企業層面的思考角度大都偏向發展為重,大家只能眼睜睜看著惡性循環的發生逐步邁向生態系的崩解。 而生態系的崩解就是從荒野大量減少開始,人們將荒野變為耕地、變為工業用地不打緊,還將生產後的廢棄物回歸到剩下的荒野,如此一來可供野生生命生存的荒野棲地,所剩無幾。在能源使用上,為了支持過度發展的經濟,只好燒更多的化石燃料與用更多的核電,化石燃料的使用正是我們人為氣候變遷影響最大的來源。核電雖然號稱運轉過程中極低的碳排放,但是考慮到核電廠建廠、拆廠和最終處置用過核子燃料等生命週期碳排放,與放射性物質洩漏的可能性,甚至核子武器擴散疑慮,核能依然是爭議重重的電力來源。 幸而現今的科技已然進步到可以使用再生能源的程度,人們對於環境保護的觀念亦逐步的成形,因此現在這個時代是人類轉型的關鍵時期。友善環境的新農業興起,與節能產業之轉型,鼓勵低碳綠色能源政策之制定,正是現在已經發生的轉變。我們現在正活在這轉變的時代中,每個人的觀念與行動都將影響著這個時代的發展方向。 因此,當務之急就是努力跟上新時代的觀念,逐漸轉變農耕觀念為無毒的自然農法,以避免破壞農地生態為優先,已經開發的都市區則發展綠地倍增運動,光復荒野,同時創造可食地景,讓人們的糧食供給不再需要向荒野搶地。再者,節能產業的興起,搭配著人們修理(Repair)、重複使用(Reuse)和回收再利用(Recycle)的3R 觀念,使得我們由原本浪費的生活型態,轉為適當使用資源,並且重覆再利用,使地球資源消耗量達到與再生量重新平衡的安全狀態。 最後,低碳綠色能源的發展則是人類和自然生態能否永續走下去的關鍵。因為只要人類社群在活動運作,就不可能排除能源的使用,化石燃料與核燃料都是會用完的燃料,而且其方便性也是容易讓人們在使用中忘記要節制開發資源的燃料。可再生能源的限制性,本來就是合乎自然運作的規律,從自然中擷取能量,同時無損於大自然的資源再生,這種資源的使用才是永續生存的方式。而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將我們遺忘已久但符合自然規律的生活型態重新找回來,依循著自然循環交替的步調生活,如此才能夠搭配再生能源的使用,邁向永續發展的生活。  

2015 地球日全台同步自然觀察——集眾力,來棲調

2015-04-02

荒野保護協會於民國84 年成立以來至今已20 年,目前全台灣共有11 個分會、1 個籌備處、9個聯絡處,持續關心的解說定點及守護棲地共計74 處,全台各地的志工積極投入,持續進行生態解說、棲地守護、物種調查等各項工作,是台灣棲地守護的重要力量。 2014 年起,啟動全台同步自然觀察,逐步建立荒野棲地之物種生態紀錄,作為棲地守護的重要依據。去年活動於4 月18 日舉行,當天共有264位荒野志工在32處棲地參與調查,記錄了1,802筆資料,其中有植物626種、鳥類50種、昆蟲209種、兩棲爬蟲類27種、哺乳類1種、水生生物52種、其它類群生物59種,共計1,024種生物。調查中,發現了許多珍貴稀有物種,如台北二格山發現林鵰、台南三崁店發現諸羅樹蛙、花蓮鯉魚潭發現眼鏡蛇等,都是重要資料記錄,詳情可參見2014年地球日成果報告。 2015 年地球日將持續進行全台同步自然觀察,彙整荒野全台關心棲地的生物數據。為了讓更多人可以參與,活動時間增加為兩日:4 月18 日至4 月19 日,調查不限時段,由志工自行組隊參加。以解說定點、棲地志工為主要參與人員,可自行評估是否要開放其它群組或民眾共同參與。本次活動以鳥類、植物、昆蟲、兩棲爬蟲類、魚類、貝類、甲殼類、哺乳類及蜘蛛等9 個生物類群為主要記錄目標,但其它類群亦可回報。回報方式以現場使用智慧型手機登錄或相機搭配紙本紀錄2 個方式進行。本次活動的資料庫網站網址為http://qs.sow.org.tw/ush/,並有操作教學說明,邀請參與的夥伴先行熟悉操作方式後再至解說定點、棲地進行調查,各地分會也將於近期安排操作課程,歡迎踴躍參與。 今年度成果統計後,將於荒野20週年年會8月22日至8月23日頒獎表揚績優隊伍,也會將調查成果集結成荒野綠皮書,於7月25日荒野棲地博覽會公佈,宣示這些棲地不容破壞的重要性。邀請大家一起「集眾力,來棲調」。

荒野油羅田

2015-02-10

文、圖/許天麟(荒野保護協會新竹分會副分會長,自然名:海茄苳) 緣起 2012年與南埔社區合作成立南埔穀東會,經過一年的田間紀錄,對水稻田的管理稍有概念。我們於2013年初與東海田農夫田守喜契作水稻田六分,並向大山背地主林水來先生租下休耕十幾年的梯田四分。但2013年底林先生不再續租。工作團隊透過豐田村長引薦租了甘先生五分的休耕水稻田,及增昌宮前何先生三分休耕田。 現況 油羅田位於大山背山腳下,灌溉水源來自內灣的油羅溪(頭前溪上游支流),水源乾淨,空氣清新,生態豐富。社區居民樸實勤奮,增昌宮為社區信仰中心,廟旁並有社區集會所,活動時可租借使用。 2014年的經營 我們將甘家的水稻田以種植水稻為主,增昌宮前的三分田則旱作種植蔬菜雜糧。水稻一期遇稻熱病,收成不如預期,發放穀東八成,另兩成於二期時補足;水稻二期,管理人古進欽的技術已經漸漸成熟,產量與品質均達到標準。用水位抑制福壽螺的活動。旱作部分,採多樣性種植,上半年種植花生、玉米、醜豆、絲瓜、南瓜、洛神,招募農耕工作團隊每周定期至農田維護觀察,並配合作物採收,辦理農事體驗活動。 友善耕作:不使用農藥,不使用除草劑,不施用化學肥料,不毒鳥不捕鳥。 自製肥料:蒐集豆渣、米麩、團隊家庭廚餘讓微生物分解變成作物的養分。 (一) 農田生態 水稻田上空有很多燕子巡迴覓食,白腹秧雞,小白鷺都是常客,魚池有翠鳥。二期打田時發現三隻中華鱉。增昌宮前茭白筍田友鱔魚,泥鰍,鱉。青蛙也很熱鬧,澤蛙、台北樹蛙、白頷樹蛙、拉都希氏赤蛙、長腳赤蛙、面天樹蛙都曾出現。5月6日大皇蛾停在主神玉皇大帝胸前七日,更被居民視為神蹟。附近居民知道我們的田不用藥,會來採大花咸豐草給雞吃。 (二) 體驗活動 玉米採收活動時有民眾分享,因為聽說玉米農藥下很重,他已經很久沒吃玉米了,但又想念以前吃玉米的味道,一聽說荒野有不用藥的農藥太高興了。另一位民眾帶孩子搭車到九讚頭,連續來參加兩次活動,第一次參加採種時稻田還未收割,孩子看到黃橙橙一片,第二次來的時候稻田已經收割,孩子感覺到季節的更換,農村地景的變換,他覺得太棒了。 採收活動中,我們會加入農產品加工,強調簡單加工就可以不同的吃法。慢活農村,帶民眾由廟前漫步到水稻田,感受農村漫步的優閒,也加入農村童玩,取之於自然的概念。 2014年利用作物採收時間辦理體驗活動十次 日期 活動內容 活動花絮 6月14日 紮稻草人   6月21日 玉米採收 http://goo.gl/VLpCxF 8月9日 通嘉科技花生採收 http://goo.gl/T2Wvf1 8月30日 應材科技農事體驗 http://goo.gl/Cp9edv 10月4日 洛神採收 http://goo.gl/AM2RRi 10月18日 蘿蔔採收 http://goo.gl/emWChI 11月8日 玉米採收 http://goo.gl/3CNL7h 11月24日 稻米採種 http://goo.gl/vR7Buw 12月6日 輝達公司農事體驗 http://goo.gl/FRQdL7 12月13日 新竹炫蜂二團農事體驗 http://goo.gl/a8NGls (三) 與大肚國小合作進行食農教育 下半年辦訪學區大肚國小六年級老師黃文霖合作。由黃老師在學校找一塊花圃讓孩子改種蔬菜,讓孩子維護管理採收,孩子們種了半年,把採收的蔬菜在學校烹煮共食。也從實際種植中體會不用藥的友善種法。 (四) 生物調查:農耕時隨時做紀錄,2015年預計正式進行調查8次   展望2015年 東海田雖然結束契作,但管理員許嵐婷因有兩年的農耕經驗,15年起在油羅獨立租了8分地進行友善耕作。 農耕團隊翊菱夥伴,準備試種糯米,並發展糯米加工。 研發農產品加工。 一月起正式進行生物調查記錄。 設計工作假期,並嘗試規畫帶狀課程,讓民眾有更深的體驗。 尋找基地,發展換工學習及提供工作人員休息場所。

2015年 買下荒野的第一塊棲地

2015-02-10

文、圖/募款小組召集人、親子團北二團宋家元(自然名:北極熊) 荒野人,充滿了對大地的情感,有很多的理想要實現,這幾年也的確做了很多事。而為了走更長更久,保護消失中的棲地和更多的動植物,荒野人現在需要做一件事,就是募集棲地守護基金!雖然荒野人似乎並不是很善於面對募款這件事情。 荒野的宗旨,開宗明義就是:透過購買、長期租借、接受委託或捐贈,取得荒地的監護與管理權,將之圈護,盡可能讓大自然經營自己,恢復生機。讓我們及後代子孫從刻意保留下來的台灣荒野中,探知自然的奧妙,領悟生命的意義。 要購買、長期租借,就要有銀彈,就必須要有足夠的募款,才能進行上述目標。 基於這個原因,2014年荒野由志工和專職成立了募款小組,決定挑戰這個有重大意義的目標,幫荒野募到足夠的錢,買回或租下棲地濕地,讓大地在自然的秩序之下,重新恢復生機! 募款小組的目標 透過募款過程,提醒人們對自然的愛護之心,共同保護這塊土地。 協助規劃荒野募款策略。 引發感動,對募款引起共鳴並行動。 匯聚荒野內部跨群組、跨區域的募款合作。 持續透過契作或協作方式擴大友善農耕保護棲地外,2015年開始設定朝向買下荒野第一塊棲地的目標。 累積棲地保育基金,買或租更多土地,讓土地回歸自然,看到更多鳶飛魚躍蛙鳴鳥叫! 我們期望在這塊寶島上,用我們微薄的力量,買或租回土地,恢復生機,重現生物多樣性,看到更多的鸢飛魚躍,蛙鳴鳥叫!聞到花香,看到大樹伸展成長! 募款這件事,其實是一個有做就有成果的事,關鍵是持續不懈的努力,提出目標凝聚共識,就能匯聚資源。所謂涓滴成河,募款不是什麼困難的事,就是一步一腳印的苦功而已。 募款這樣涓滴成河的事,需要透過規劃,一步一步的發揮影響力,達成募款的目標。 募款小組第一個規劃的活動是2014年終募款活動,活動時間自2014/11/15至2015/2/28,設定的募款目標是要較前一年累計募款金額淨增加250萬元。 基於上述目標,募款小組的行動方案主要包括如下: 凝聚共識,擬具募款說帖,提出感動人心的訴求,明確勾勒目標方向,製作募款方案(文案、多媒體…) 多元行銷方式,包括: 年終募款、主題募款。近年荒野發動的租地契作募款如五十二甲溼地、雙連埤、諸羅樹蛙保育計畫等。 講座募款。 活動募款,如二手物資或農作物等義賣募款 不同媒體管道進行,包括網路及社群媒體等。 跨群組、跨平台合作: 透過解說、推廣講師及親子團等群組活動合作推廣,能更擴大接觸面及推廣成效。 結合發揮不同專業專長進行的募款合作。例如:結合音樂及設計專長,製作募款溝通方案等。 募款小組現在也正在規劃結合荒野二十周年活動,以及荒野年度活動,例如系列講座、在地化棲地守護活動,深化環境保護力量並進而加強募款效果。 募款活動的努力,化做各種效益評估 倡議是屬於較無形的效果,重點在引發對棲地保育的重視與愛護之心: 台灣人需要了解更多台灣棲地惡化,急需保護的事實。 買或租回的每一分地,都是動植物的天堂! 對社會大眾,尤其是孩子的環保教育: 買下或租下棲地,在管理的同時,可以帶領孩子認識這些棲地的美,而且由棲地轉變的過程,孩子實地的見證了土地的重生。 讓大家知道,我們不只說說,還可以起而行,真正做對大地,對自然有幫助的事。 募集資源,買下生態熱點棲地,保護動植物: 除了倡議和教育等長期性工作之外,我們具體能做的,就是買下或租下土地,讓生物在其中欣欣向榮的生長。 短期目標是 2015 年開始,買下荒野的第一塊棲地,並且由這塊棲地開始,開始買地租地,透過圈護,讓大自然恢復生機! 募集棲地保育基金這件事,簡單的一面是,只要一步一步按步就班做,就會有效果。困難的一面是,這是一個長期的努力過程,持續要募集資金,整合各方的資源行動,需要大家的齊心共同努力,讓荒野棲地保育目標「買下荒野的第一塊棲地」的願景一步一步的實現!

亻厓兜──記水路群像 之六.黃金琳

2015-01-06

文、圖/荒野新竹分會水路大隊 身之所至,道之所在;動之所至,悟之所在 走訪竹東圳的人與事,總有許多的感慨,對照今人四肢不勤與對勞力的珍惜,那麼在客庄裏常見年逾八十的長者在微暈的黎明中未待雞鳴催喚就進入田野,以「勞動」來宣告一天的開始,遲暮的銀髮積累歲月的面顏,卻有著體健心明的真正靈魂,「到底什麼才叫做年輕?」水路人心中不禁暗暗遲疑。 黃金琳,與竹東圳完工同一年出生,算來已是八十六歲的高齡,世居柯湖,擔任里長多屆。2014年的正月,在福龍宮前過了馬路的芭蕉園邊,老里長雙肩扛帶起油箱的除草機,銳利鋼齒正在除草人熟稔的操縱下忽左向右的向兩旁雜草堆裡放肆游移,末絮野飛,瞬間眼前一片開闊,彷若太平再臨。 水路人見狀也想要來個鮮體驗,「這沒像你們想得那麼簡單」老先生直搖頭說不行不行。進到廟裏,講起搶水種種,回憶幼年種茶製茶點滴,口說加上動作,條理清晰,刻畫鮮明。提起這桐花秘徑,老先生說起可以帶我們走一遭,最後則會經過里長家沿著馬路回到福龍宮。挺直腰桿的老先生話語不斷,腳下更是輕快,初時路徑明顯,土質鬆軟自在行來,好不悠遊。隊伍一個停頓,前方說是老先生要咱們暫等一下,他老要到前方小解一下,未幾多時,身影乍現的他已經多了根粗樹枝實握手上,右轉上小山坡,之後幾次曲折緩升,心中了然老先生識己顧己的處世智慧,善於照應自己,卻又未外顯於形。愈到深裏,枯枝倒木遍陳,一個往上的天然障礙,斜倚的密密樹幹枝條宣示路權,「可能要開山刀來開路啦!下回再來」「沒關係,可以試試看能不能折斷」,就在水路人各嘗其法的紛擾意見中,老先生大步趨前一個漂亮的迴轉就從之中的細枝小縫中昇立高處,真是個輕盈的林間俠者啊! 地形幅度約呈四十五度的竹林區是老先生所有,他會在晨曦寒露時騎著摩托車來到最近的地方,彎身曲膝看準筍尖就刀刃進土,鮮嫩新筍逐一裝袋後再運載回家,說起這竹子學問,老先生自有一套實戰哲學,俗話說,「說到你知,鬍鬚就打結了」真是能形容我等非農事人的理解智慧。上去就得下去,陡坡直下,「這八十幾歲老人家要是跌倒怎麼辦?」水路人忐忑憂心,下得平野才領悟到,老人家自信得令人折服,看來我們只要把自己顧好就行了。 路徑後端的烏心石林是老先生親手一一種下,望高的樹體,紛落的白色小瓣片妝點著林道,幽幽的細緻,美麗無比,回到產業道路已是近一個鐘頭,只見老里長不著痕跡地拿出廳內的藤椅倚坐靠躺其上,嘴裡直招呼著大伙兒入內用茶,長者迅捷的身手對應著敏銳的心思,不疾不徐,行掌移步於無聲無形,我等後輩可得認真觀之學之行之。 記得與老里長初次見面是在2009年柯湖的信仰大廟三山國王廟(福龍宮)裏,他是管理委員會的主任委員,黑板上的字跡端秀是其親筆,瘦長挺直的他招呼我們喝茶彷若老友一般,他談起日治時代家中長輩當時經營的是鄰里間最早的製茶工廠,當時新竹與北埔往來都須行經柯湖的牛車路,直到竹東開發後到現在。「窮人耕旱田,旱田耕窮人」老里長一語道盡了農民和土地的互依與底深的無奈,韌性也在柯湖人的身上有了延伸,因為地勢只有7鄰受到竹東圳的澤蔭,先民挖埤塘蓄水灌溉形成地方上的特有景觀。2002年兒子黃宏堡克紹裘接起了里務引為地方佳話,連任至今。里誌「柯湖傳奇」就是在兩位里長父子檔的催生下完成,全里的長者少者一起調查、記錄與書寫,是一本真真實實由里民所參與地方誌。 這幾年柯湖有了不同以往的裝扮。水路曾經埋鍋造飯的樸拙樣貌已不得見,眼界豁然展開的空地原來是在今年要進行地面的鋪設與馬路的拓寬,這廟宇的低潛似乎就這麼堂而皇之了起來,農夫市集也在路旁迎客,對於發展的不得不然和必然,老人家自有其跨越時代的處世哲學,正如同其輕盈踩踏林間,幾個跳躍,一個轉身,就已回首望後塵微笑相應矣。 致逝去的感動 每週一次的竹東探訪總在半結構的鬆散間游移,也或許是這般的沒有「負荷」之下才形「甜蜜」吧?!僅占三分之一客家人的水路大隊可以在客家的土地上自在來去,若說是水路人有多大的能耐,那絕對是個笑話,倒是能在時間壓力的緊繃與無邊際放空之間擺盪,在毫無頭緒與明確方向二端尋找停佇,或許還能對其超乎常人的毅力按個讚吧! 晃晃悠悠,走過水圳七個年頭,其中,人物的觸動是最美的。要感謝的是,願意分享,願意接受邀請的人物,讓我們這群未曾在其正盛榮景時有過交集的晚輩進入他(她)的記憶盒。那些曾經,那些過往,那些事理,被遺忘的時光隨著鐘面上刻針在滴答聲中移動,就這麼愈來愈明,愈顯愈清,「記憶,是靈魂的謄寫者」,水路人秉聖哲亞里斯多德之言,在流水涓涓裏梳理屬於水路的靈魂。 每位受訪過的水路人物都是某種典範,在人生的功課上我們領略的就是一種態度吧!和自己相處,和家人相處,和老友相處,和這個大時代相處,這一系列的人物書寫,表達我們的深深感恩,總在某個水路人聚集的時刻,你(妳)們的身影,曾說過的話語,就這麼鮮活地牽引著我們曾經有過的交會,「恁仔細,承蒙你」。

給義賣品一個「贊」

2015-01-06

文/楊正字(荒野保護協會志工,自然名:漂流木) 荒野的義賣品最早是伴隨攝影而來,透過攝影產生的影像讓野地有了說話的聲音,也讓更多人看見了台灣的美麗;百年前世界各國開始設立自然保護區、國家公園,都是透過攝影家、文學家,用雙腳走過、雙手紀錄,內化沉潛後再傳達給大眾所知曉。前理事長李偉文也在《我在黃昏的日落前趕路》說道:台灣好幾個環境守護案例的成功,也是經由荒野夥伴動人的圖片來說故事,讓民意代表、政府單位和在地的民眾恍然大悟「原來我們住的地方這麼漂亮,這麼珍貴!」 透過影像來傳達環境教育的觀念、號召民眾參與環境行動,大夥集思廣益逐漸將影像發展出周邊產品,這些圍繞著影像而設計的義賣品所募集到的捐款,就成了荒野這十幾年來最重要的財源之一。透過民眾的小額捐款和義賣品,讓荒野的行政費用有了著落,荒野也更有力量去從事棲地守護與環境教育。前幾年荒野曾嘗試用義賣品,守護新竹梭德氏赤蛙與募集愛鯊調查的研究經費,兩次募款皆獲得相當正面的支持與肯定。守護梭德氏赤蛙的行動,讓新竹豐田村的村民朋友都動起來了,除了投入營造社區自然生態環境,亦帶動社區共同維護赤蛙棲地生態;愛鯊調查的成果更受到國際上學術與保育界的重視,於2013年11月19日成功登上國際學術期刊「公共科學圖書館(PLOS ONE)」,開創了台灣海洋保育運動先例。 隨著荒野不斷拓展以及社會的期許,荒野持續茁壯,有更多認同的夥伴付出時間、體力或以捐款來支持,以實際行動來展現荒野守護環境的決心。義賣品發起「贊助」的理想,隨著我們守護環境的腳步一直進化,從最初推動組織行政到落實環境教育一路到守護棲地,義賣品都扮演著重要籌款的角色。 荒野配合國際的環境議題活動,推出如環保材質T恤、頭巾、環保購物袋等義賣品的經驗亦學到了重要課題,公民教育的力量能將每一個人轉化成守護環境的種子,那透過行動是不是也能影響廠商的生產過程,改善廢棄物處理流程,讓綠色製程落實到生產線上呢? 消費是全民的課題,消費者透過「選擇」可以匯流成一股巨大的力量,甚至影響業者改變汙染環境的製程,前一陣子台灣連續爆發了嚴重的食品安全、工廠汙水事件,把消費者和商家的信任關係破壞殆盡,也讓我們重新認識「知的權利」比消費行為更加重要。除了檢視廠商的製造流程、產品的實用性、對環境的影響,秉持著「因為需要,所以消費」的立意也很重要,不造成浪費會讓義賣品更具使用的價值,這樣的贊助對荒野就是一種完滿! 給荒野一個「贊」,這份贊助我們會感念於心,雖然沒有精美的包裝、雖然不是流行時尚,期許環境保育的概念深植人心,讓更多人了解環境保育這個公民議題。有需要的時候,到荒野的環保市集逛一逛,說不定可以找到您需要的東西喔! 荒野環保市集 樂天拍賣網 官方臉書粉絲團 臉書粉絲團每週日發布最新消息或環保資訊,歡迎加入  

守護日月潭,不要糟蹋日月潭——水里大彎服務區計畫該結案了

2015-01-06

文/張讚合(荒野台南分會環境培力組組長,自然名:河烏) 環保署在11月5日、11月24日舉行「水里大彎服務區開發計畫」二階環評第一次範疇界定會議及其延續會議,計畫基地位於水里街道與車埕間;日月潭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以下稱日管處)預定在該處建渡假旅館、遊客服務中心、大型停車場。大家也許感到陌生,也很難理解此開發案有何問題,說明如下:日管處預定興建纜車,連接向山、車埕這兩個相鄰、相關有點阻隔的風景區;「水里大彎服務區開發計畫」(以下稱本案),實際上是向山至車埕纜車案的「前案」,為纜車作準備,合理質疑是典型「切割環評」案例。荒野台南分會受水資源保育聯盟邀請,協助關注此一案件,獲分會長洪秀燕(自然名:黑琵)許可,環境培力組長張讚合(自然名:河烏)、副組長許雅婷(自然名:雪鴞)與水資源聯盟人員並前往實地勘察,張讚合兩度參與範疇界定會議。 本案環境影響說明書裡明載基地位於水里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但卻隱瞞該基地也在環保署公告的「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的範圍裡。水里溪水來自日月潭,水里溪是南投縣自來水重要水源,包括水里、集集、竹山、名間、南投、草屯,全仰賴它;水里溪併入濁水溪後,則成為彰化、雲林灌溉水源。日月潭作為一大水庫,主要為水力發電,由台灣電力公司管理,非水利署管轄;但經過發電廠的尾水,成了水里溪的河水後,為自來水公司水里營運所所屬淨水場水源,供應前述的各鄉鎮。水里溪流域皆劃為「水里自來水水質水量保護區」,水里取水口上方則為更嚴格的「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保護區;作為水源的日月潭水庫卻沒有納入任何保護區裡,以致日月潭週邊肆無忌憚地開發,飯店、遊船、纜車等觀光設施與接引無限制的遊客。日月潭被糟蹋得這麼嚴重,湖水卻仍可年年辦理「泳渡日月潭」,主要因湖水來自濁水溪上游的霧社水庫與武界壩,從武界壩經15公里引水隧道,穿過水社大山送進日月潭;不幸的是,因濁水溪上游地區濫伐濫墾濫建(包括清淨農場),已造成霧社水庫與武界壩嚴重淤積,可預見未來霧社水庫、武界壩、日月潭、水里溪的相繼死亡。 阻止不當設施興建,扭轉日月潭無限制開發,挽救日月潭所面臨危機。99年10月19日南投縣環保局提供給開發單位的公文中:「經查旨揭98筆土地未位於已劃定公告之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飲用水取水口之一定距離內。」11月5日範疇界定會議上,環團強烈質疑南投環保局可能涉嫌偽造文書,要求環保署須釐清此違法爭議;開發單位後續「回覆說明」亦載明:「南投縣環境保護局函復:本計畫93筆土地內有社子段1-44地號等20筆土地位於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及水里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內之地區,並請依飲用水管理條例相關規定辦理。」本案似乎非「飲用水管理條例」所列十一項禁止行為,但內政部去年公告的「全國區域計畫」,「飲用水水源水質保護區或飲用水取水口一定距離內之地區」劃為第一級環境敏感地區:「本地區除公共設施或公用事業外,應避免作非保育目的之發展及任何開發行為」;公共設施或公用事業係「屬內政部會商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認定由政府興辦之公共設施或公用事業,且經各項環境敏感地區之中央法令規定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同意辦理者。」本案主管機關是交通部,飲用水保護區主管機關為環保署,因此本案必須經過內政部、交通部、環保署三個中央機關會商同意後,才可提出。若以「全國區域計畫」是去年公告,本案不受其約束;引用當時所行的「變更臺灣北、中、南、東部區域計畫(第1次通盤檢討)-因應莫拉克颱風災害檢討土地使用管制99/6/15公告」,飲用水保護區亦為「限制發展地區」,該地區「除國防與國家重大建設外或因生活環境品質與安全之考量,不允許作非保育目的之發展及任何開發行為。」因此,本案仍是違法,只因南投縣環保局怠惰或刻意掩護,讓本案得以矇騙環評委員並進入二階環評。 環團於11月24日範疇界定延續會議開始便提出程序問題,要求優先釐清本案顯然違法的事實;南投縣環保局、環保署環境衛生及毒物管理處先後說明,皆承認當初南投縣提供的公文內容錯誤;與會環團也主張本案既然違法在先,不可繼續受審;最後會議裁定本案範疇界定中止,全案移請環評大會重新考量。過去未發生範疇界定會議「中止」紀錄,「中止」之後該怎麼辦?當然最佳情況是開發單位主動撤案,若開發單位無意撤銷,環保署應直接予以退件,環評程序全部終止。這場美好的勝仗,初步遏止日月潭觀光業肆無忌憚擴張的現象;日月潭是座水資源重要來源的水庫,觀光只是附帶功能,在此肆無忌憚地開發,將加速日月潭水庫死亡;日管處不該帶頭糟蹋飲用水保護區,更期望日管處已從此案中取得教訓,水里大彎服務區計畫也該結案了。

邁出每一步,守護荒野多一步

2015-01-06

邁出每一步,守護荒野多一步 文/李建安(荒野保護協會秘書長)  各位敞徉荒野的夥伴,我們一同努力,已邁過了第二十個新年,我們的腳步遍及許多地方,讓我們一起細細回味,一路以來的步履與感動。我們一心守護一般民眾認為無價值的荒野、荒地,創會理事長徐仁修老師說過,「人類所謂的荒野,是人用有限的眼光,從短視的經濟角度來思量,所以它成了沒有價值的地方,荒野其實不荒,它蘊藏著無限生機,充滿著形形色色的物種,更是野生動物的天堂」。我們希望這些美麗、價值無限的荒野,能夠好好地被守護並與後代的人類分享。 荒野夥伴剛開始聚集起來,僅有幾百人,只佔了全國總人口的一丁點兒,要直接地守護全國的荒野,顯然不足。我們需要有更多認同荒野的夥伴,齊力、齊聲地守護荒野,方能成就。是的,只有更多的公民了解及認同荒野的價值,才能有效地避免只注重經濟角度的開發,守護延展生機的野地,讓它不致消失。 為此,荒野從成立以來投入了國內還在萌芽的環境生態教育,開啟了低門檻及多樣化的自然環境體驗及推廣教育。有別於一般只以認識物種為起步的生態教育,使民眾、孩子們能有無壓力及適合自身的方式,與自然開始對話、感受,進而關心自然。也為了培育新世紀的荒野夥伴,籌辦多樣化的兒童環境教育群組,亦開創了炫蜂團的群體,看起來像是荒野培養孩子們成長,實際上是形成親子共學的改變。透過荒野夥伴們在各處分享自然守護感動,使得認同荒野精神的民眾人數很快速地增長,在短短的幾年內成為全國夥伴最多的環境守護團體。 而荒野棲地圈護的步伐未曾停下,初期荒野成立的解說群組,聽起來好像只是環境教育活動的團體,其實觀察解說群組除了肩負自然環境教育的任務外,也是荒野的偵查隊,觀察哪些是我們一心想要守護、等待夥伴去探險的荒地,這是全國各地解說群組的重要功能。 荒野各個群組,走過了許多荒野、探勘及探險過眾多荒地,留下了第一手的環境及生態紀錄,包括了蟲魚鳥獸、山川林木及池沼湖海。這些珍貴的紀錄,不論現下或未來,都成為守護荒野、守護生態棲地的重要基礎。對於面臨危機的生物及生態,也運用了荒野自然體驗的專長,以工作假期模式進行守護,例如水生植物守護、食蟲植物守護、委託(信託)區域守護及入侵種生物移除等,邀請民眾一同參與行動。 為了讓更多還未能與野地交流的民眾認識協會及組織想法,我們辦理了大型及綿密的倡議行動、展覽活動,如地球倡議(結合地球一小時與地球日)、海洋倡議(海洋影展、海洋特展、國際淨灘行動、減塑論壇等)及節能行動成果展等。藉由城市人潮聚集,行人來往,只要民眾駐足觀看,就有機會讓他們邁向荒野,邁向自然。 一步一記錄、一步一分享,守護全國的荒野 夥伴們,我們十多年的努力,已經開出了許多燦爛的花朵,它們不只開在荒野裡,也綻放在都市叢林中。我們栽植無壓力及適性的自然環境教育模式,成為孩子們修習課程,環境教育也不是少數幾個團體默默地耕耘及推動的教育。這些成果,不敢說是荒野夥伴們獨立完成的成就,但可確定的是種上萌芽的種子,荒野不只是沒有缺席,也是前驅者之一。當年看來一片沙漠,現在充滿了綠色生機。 看著我們培育的荒野長出了生機,還不能說是任務完成,因為我們鍾愛的荒野地,還有許多的威脅存在。邁入第二十個年頭,除了繼續澆灌我們已培養出來的荒野綠意,我們也到了該思考的時候,哪裡需要荒野夥伴的力量,哪裡還少了荒野夥伴的足跡。 我們以易於親近的自然體驗,以及和平對話及協力的方式倡議、推廣,感動且吸引了許多朋友加入成為會員,但要達到被視為重要民意的展現,仍需要夥伴們持續努力。有了為數眾多的會員做後盾,我們對執政者的建議才容易被視為重要民意,而被採納。也許有夥伴不好意思,一副強推友人入會的感覺。相信協會的理想及熱誠,很值得大家推薦給熟識的朋友及民眾。當我們邁向友人、民眾一步,代表荒野也邁出一步。這並非要夥伴步步進逼、乞求捐輸,我們是在邀請大家,共同守護人類及全體生物賴以為生的自然及荒野。 一直以來,荒野並沒有忘記圈護荒野的宗旨,許多夥伴運用了各種機會、行動一直不斷地紀錄每一片的環境,或是紀錄每一個推動過的教案及活動,不管是在腦子裡、筆記本裡,請各位保留好手上的紀錄,二十週年我們將逐步集中、彙整夥伴們的資料,運用這些珍貴的資源,進一步守護全國的荒野地。更請夥伴繼續邁出步伐,荒野的圈護之路,會由夥伴們每一步的紀錄及分享,在不遠的未來開出燦爛的花朵。